母上攻略(24.8)同人续写(1/5)

    2022年4月23日

    24.8

    蓉阿姨抬起看着我,好像对我的答复充满了期待。

    我思忖了一会才问:“您打算怎么办?”

    “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妈,我尊重您的意见。”

    我这句“妈”喊得她一动,似乎不太习惯:“你怎么还叫我‘妈’?”

    “那叫您什么?还叫阿姨吗?那样不是显得生分吗?”

    “我怀了你的孩,你说应该叫什么?”

    这句话更让我到害怕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但是这个孩……您不能要。”

    “为什么?就因为我是龄产妇吗?”

    “不,不是那个意思,您可以生孩,但是不能跟我生。”

    “可我不想跟别人生。”

    我试探地问:“您只想跟我生,是吗?”

    “嗯。”蓉阿姨居然,说起的表达她真是坦白直率,丝毫不藏着掖着。

    “为什么啊?”我被她的坦率得一愣一愣的。

    “臭小,你还明知故问是吗?”

    “好吧,我明白了。”我也知自己纯属多此一问,还能因为什么,她喜我呗。

    她地看了我一,小声嘀咕:“同样的问题说过好多遍了,还要反反复复地问。”

    我担心地说:“要是咱俩生了孩,依依怎么办?告不告诉她?我是不是应该承担起父亲的责任?”

    蓉阿姨斜看着我:“你以为现在就不用承担责任了吗?自从招惹我的那一刻起,你就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了。”

    我觉得都大了:“您不是一直在预防措施吗?为什么会怀呢?”

    “什么样的避措施能挡得住你的如狼似虎?我觉就算是男人也会被你搞大肚。”

    “您说的那是妖怪,不是我,这世上又没有母河的,男人怎么会怀?”

    “但是我怀了,所以你要负责。”

    “您是怎么发现的?”

    “我自己测的。”

    “不会搞错吧?”

    “你说什么?”蓉阿姨的上红了,“你以为我在讹你吗?”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现在有些测产品的质量不过关,或者脆过期了,都会影响最后的测量结果。”

    “你要我当着你的面再测量一次吗?”

    “那倒不用,您既然这么说,肯定不会错的。”

    “你知就好。”

    “冒昧问一,上次玩‘黑夜双星’的时候您是不是就已经怀了?”

    “应该是的,但是我当时还不知。”她的脸迅速红了一

    我喃喃:“看来是更早时候怀的。”

    “你打算怎么办?”蓉阿姨追问

    “我想陪您去医院个详细的检查。”

    “如果检查的结果还是怀呢?”

    “那就要好好商量一了,我觉得以您目前的工作状态和条件,并不适合把这个孩来。”

    “那我什么时候适合生孩?五十岁?还是六十岁?”

    “您为什么非要生这个孩呢?就因为您的师要了二胎?”

    “上次在床上的时候你还让我给你生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呢。”

    “只是说说而已,怎么能当真呢?”

    “什么?你再说一遍。”蓉阿姨脸一变,“霍”地站起近到我的边。

    我有恐惧地看着她,急忙也站了起来:“我是说,我当时说话的时候没经过大脑,就是想看看您又羞又恼的表,您不知,您生气的样好看极了。”

    “你是在耍我吗?”

    “不是,不是,”我赶快解释说,“都是因为您太漂亮了,所以我一见到您就不自禁地变得嘴贱了。”

    “那你还反对我生孩吗?”

    “您不觉得这样很冒险吗?”

    “我已经好准备了,现在就看你的态度了。”

    “我觉得应该再慎重考虑一,现在您正在兴上,将来可能会后悔的。”

    “你这么说就是不想认账了呗?”

    “不是不认账,是怕以后您埋怨我帮您了错误的选择。”我心里的想法是,妈妈给我生了三个孩就已经见不得光了,如果蓉阿姨再给我生了孩,恐怕同样见不得光,这样的日还怎么过?从此就偷偷摸摸地不见人了吗?

    “哼,别以为我不知你的心思,让我说来吧,从到尾你就是想占我的便宜,现在把我搞得怀了,事不好解决了,你就想溜之大吉了,对不对?混,你这法跟那些臭氓有什么区别?”她终于捺不住,气愤地说了起来。

    “我没有,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分辩

    “你还敢狡辩?当年你让依依了产,到现在都没能再怀,你是不是想让我也落到那个场?”

    “您听我说,产虽然比较痛苦,但却是一很明智的法。”

    “好啊,终于说心里话了,凌小东,我算看清你的本质了,你不就是想让我产,免掉你的一个麻烦吗?”蓉

    阿姨的怒意越来越盛,脸白得吓人。

    看着她愤怒的样,我有害怕了:“妈,您先别激动,听我慢慢跟您解释。”

    她的语速却越来越快了,也颤抖起来:“等我了产,你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可以轻装前,继续泡其他的女人了,对吧?”

    “我什么时候说要泡其他女人了?”

    “你的人生信条不是‘更、更快、更’吗?”

    “那是奥运会的号,不是我的信条。”

    “我知,你现在的人生信条是‘更、更、更’,是吧?”

    “求您了,不要再捕风捉影了。”

    “凌小东,别在这儿惺惺作态了,你就是个渣男,还说什么为我考虑,其实就是给自己找借,你不就是想让我把孩打掉吗?好,我现在就满足你。”说完她就拿了一,显然是已经准备好了。

    我吓了一:“您要什么?”

    “我先把你打死,然后再把孩打掉。”说完她就当打了过来。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