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24.7)同人续写(1/5)

    2022年4月23日

    24.7

    自从双飞事件之后,我以为彻底打开了蓉阿姨的心扉,天天幻想着和她的关系更一步,谁知她翻脸比翻书还快,竟然不和我见面了,而且把我当成了仇人,不但在家里见不到她,就是在局里也躲着我,即使我想办法了办公室,她边也总跟着一个女助理,让我无机可乘。

    我以为她还在怪我,因为我擅作主张地导演了一“黑夜双星”的大戏,让她在女儿女婿面前丢了丑,虽然女儿没看见,但是女婿看见了,所以她一定觉得很难为:自己竟然被一个年轻人玩成这样,以后还怎么面对他呢?

    但是我还显得很乐观,据以往的经验,我猜她过几天就会好转的,于是没有再去打扰,让她安静了一阵。

    过了几天,我估摸着她已经恢复常态了,便偷偷溜女卫生间,打算跟她制造个浪漫邂逅,谁知她恼羞成怒,全然不解我的良苦用心,找个由就把我关了小黑屋,而且整整关了三天,我被放来的时候都饿瘦了一圈。

    这我老实了,知她还在气上,不敢再去扰了。

    她给我发来信息:还想再试一次吗?

    我回复说:不想试了,您忙工作吧,不敢打扰了。

    蓉阿姨隐不见,依依也觉得有些不习惯,她纳闷地问我:“咱妈怎么不来了呢?”

    “八成她发现你太能吃,所以不敢来了。”

    “哼,肯定是你说话得罪她了,快去向她认个错,把她请回到家里吃饭。”

    我心说还去呀,再去就不是关三天那么简单了,就因为蹲小黑屋这个事儿我跟依依和妈妈解释了半天,她们还以为我跟哪个女人私奔了。

    依依见我陷犹豫中,又促我说:“快去呀,这个时候该到你了。”

    “我说话的力度不行,要不还是你去吧。”

    “为什么让我去说?”

    “你是亲闺女,说的话她一定会听的,我多算半个儿,还差得远着呢。”

    “不行,这次是你犯的错,必须你去说。”

    我禁不住依依的泡,只好给蓉阿姨拨了个电话:“妈,这两天有空吗?能不能来家里共晚餐?”

    “凌小东,我就没见过比你脸还厚的人,你了一堆恶心的事,还好意思请我去吃饭?”她怒气冲冲地说。

    “我什么了?上次的角扮演不是在友好祥和的气氛行的吗?”

    “友好你个,你把我捆起来了,这叫友好?”估计她边没人,所以才敢这样说话。

    “之前您同意了呀。”

    “可是我没同意你玩什么‘黑夜双星’啊。”

    “当时的形您也看到了,为了不让依依卧室,我只能顺嘴编个理由,想不了那么多了。”

    “可你为什么不编个‘黑夜单星’或者‘黑夜女巫’的名字?”

    “况太急,来不及想得那么周全了。”

    “让我说你的真实想法吧,其实你心里一直怀着龌龊的念,但是苦于不能实现,正好那天的场合给了你这个机会,所以就付诸实施了,对不对?”蓉阿姨冷笑着说

    “这还是我吗?您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反问

    “把你当成狼了呀。”

    “您能换个词儿吗?您看哪个丈母娘成天自己的女婿叫‘狼’?”

    “那叫你什么?鬼?变态狂??你自己选一个吧。”

    “您又来了,有很多好听的词儿为什么不用?”

    “什么好听的词儿?”

    “比如帅哥、俊男、靓仔、男,这些都可以啊。”我推荐了几个称呼。

    蓉阿姨忿忿地说:“什么‘帅哥、俊男’,都是虚有其表的词,本不能概括你的本质,你不要侮辱这些词汇了。”

    “好吧,您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你这个、无赖、禽兽,每次费尽心机地骗我过去,其实就是为了占便宜,我算是瞎了,每回都上你的当,你卑鄙、贱、猥琐……”

    “等一?为什么说我猥琐?”

    “你不但猥琐,而且还是一个大虫,一个大蝗虫。”

    “我怎么又成蝗虫了?”

    “你就是一个喜的大虫……等一,我去喝,回来再接着骂你。”蓉阿姨大概是话说得太多了,有燥。

    等她喝完回来,却忘记骂到哪里了:“刚才说到哪儿了?”

    “您说我是一个蝗虫。”我提醒

    “对,你是一个蝗虫,而且还我发现了,你这个人特别无耻,每次都打着‘误会’或者‘意外’的旗号到招摇撞骗,实际上就是一个大氓。”

    “拜托您注意一用词,我可是人民警察,是老百姓的贴心卫士。”

    “我看你倒像是少妇和少女的贴心卫士。”

    “您的意思是我就好比卫生巾呗?”

    “别臭贫了,找个凉快地方待着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了。”蓉阿姨斩钉截铁地说。

    “就算您不想见我了,难还不想见依依吗?”我试图搬依依来打动她。

    “别拿依依当借了,这次我说什么都不会上你的当了。”

    “这次真的是邀请您去吃饭。”

    “你的话留着去哄鬼吧,别来骗我了。”

    “您要是害怕的话,咱们去吃也行。”我提了个新方案。

    “那我也不去,你肯定又有什么新的谋。”

    “您怎么就认定我是谋家了吗?难您以后连依依也不打算见面了?”

    “依依我当然会见的,至于你,算了吧。”

    不说柳说,蓉阿姨就是不松,末了又骂我没安好心,整天就想着骗她,是个白狼。

    我看她对我的看法已固了,再多说也无益,便不再费了。依依听到我打电话的结果后有费解:“你倒底是哪里得罪咱妈了,她上次还把你夸得像朵似的。”

    “嗯,可能她上次没看清楚,后来发现我是狗尾,看了就想吐,所以就不愿意见面了。”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