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24.8)同人续写(2/5)

    “看你回还敢不敢再玩什么‘黑夜双星’了。”

    “当然了,我早就想让您给我生孩了,就是怕您不同意。”

    “我明白了,反正是没有活路了。”我苦笑着说。

    “我真的同意了,没有骗您。”

    “你不是最喜双飞吗?现在我们俩给你表演个‘黑风双煞’,对你实行‘母女双杀’,不是很好吗?”

    蓉阿姨怀疑地看着我:“你的态度怎么转变得这么快,不会是为了哄我吧?”

    我见她的睛里又燃烧起灼人的小火苗,连忙解释说:“您不要再说我是渣男了,好吗?我只是一开始的时候有犹豫,其实我一直都非常喜。”

    “现在觉怎么样了?”

    “先说孩的爸爸国好了。”

    “现在为什么又敢说了?”

    “上床什么?”

    “笨,谁告诉你岳母和女婿是近亲?”

    “您是我的岳母,我您叫‘妈’,不就是近亲吗?”

    “我今晚想回自己那里住,你要来陪我。”她又提一个要求。

    “你刚才是不是一直在敷衍我?”

    我看她的表又严肃起来,猜到她十有八九又生疑心了:“您问吧。”

    “渣男,我消灭了你为民除害,然后就去自首。”她连续几脚踢在我的上,疼得我直咧嘴,但又不敢避开。

    “行了,我投降了,您和依依是最无敌的组合。”

    “你真这么想的?”蓉阿姨不敢相信地看着我。

    “什么常理?”

    “没有啊。”

    “去你的,满脑思想,一天天地不琢磨正事儿。”

    “你真的同意我生孩吗?不会是怕我闹事打你吧?”

    “这是有违常的事,怎么开得了?”

    “胡说八,一儿科学据都没有。”她张的表放松了许多,绷的肌也松弛来。

    她没忍住,“扑哧”一

    两个人拿好包就向外走去,快要走到门的时候,蓉阿姨的脚步忽然慢来,接着完全停住了,我也跟着站住了。

    “你为什么不早说?”

    “好哩。”

    声笑了来:“你吃错药了吧,谁跟你是近亲?”

    “等过一阵再跟她说。”

    “你先不要表明份,看看况的发展再说。”

    我见势不妙,赶一把托住她的手腕:“您慢一,千万别闪了。”

    “为什么?”蓉阿姨张地看着我。

    “那我怎么办?算孩的什么人?”

    “那你为什么转变得这么快?这不符合常理啊。”

    “我本来想考验您一,看看您的心意够不够决,现在看来了,您非常想要这个孩,太好了,跟我想的一样,您已经通过考验了,咱们就大胆地生吧。来啊,亲的,现在赶快抓时间去上床。”我一边搂住她,一边将她手里的警轻轻拿了过来。

    “这事没法儿一直瞒着她,她如果问谁是孩的爸爸,不好回答啊。”

    “蓉,你能怀我真是太开心了,我的梦想终于变成现实了,实在太难以置信了。”我看她的神态还犹犹豫豫的,显然还心存疑虑,急忙捧着她说。

    “咱俩是近亲,不能生孩。”

    “你怎么会想到近亲的事儿呢?”

    “好一些了。”

    “你把我和依依都勾引了,还想要活路吗?”

    “你说什么?”她挥动手臂的动作忽然慢了来。

    “我不,先打死你这个人渣再说。”她不肯放手,还在跟我抢夺着警

    “您已经怀了,不要再这么危险的事了。”

    “明天陪我去医院检查好吗?”蓉阿姨轻声问

    “好的。那今晚打炮吗?”

    “一个渣男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有责任?你是不是拿我当不懂事的小姑娘了?”蓉阿姨的气里充满了不信任。

    “我说的就是正事儿,再过几个月您肚大了就没法儿了,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

    “您这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啊。”

    “算了,暂时别转到地上了,依依会杀了我的。”

    “我再往您的去几路援兵,为咱们的孩保驾护航。”

    “可以告诉她是我跟您生的吗?”

    “你还想转到地上来吗?”

    “你要是对不起我,也会杀死你的。”蓉阿姨的话里透杀机。

    “我都不想要孩了,还怕什么?”蓉阿姨双通红,浑迸发着难以遏制的恨意。

    她踌躇了一说:“等明天检查完再说吧。”

    “不好意思,听到您怀以后的消息太开心了,脑不够用了。”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她红着脸说:“哪有那么快?才刚怀上。”

    “您把我打死了,孩生以后岂不是没有爸爸了?”我一看再这样去不行了,恐怕要人命了,急忙说了最有杀伤力的一句话。

    这回到蓉阿姨吓得一哆嗦:“你疯了?想要害死我吗?”

    “好呀。”我没敢犹豫,上就答应了。

    “不能对我仁慈一些吗?”

    我似乎想起一个要的环节,忽然一拍脑袋:“哎呀,不行,我想起来一件事,这个孩还是不能生。”

    “没事儿,男孩女孩我都喜,这依依有弟弟或妹妹了,可以告诉她吗?”

    她若有所思地缓缓转过盯着我问:“等一,我有话问你。”

    “好吧,合着我成地工作者了。”

    “瞧您说的,当然不是哄您了,都是真心话,”我抚摸着她的小腹说,“怎么样,现在能看别吗?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说我想给孩一个温的家,您想要理我,行,没问题,但总要等到孩生以后吧?”我这也不全是为了哄她,其实我真的很喜,但是这个孩如果是岳母给我生的,肯定要犹豫一,现在事已然到这个份儿上,她都要玩命儿了,甭真的假的,先答应了她再说。

    “噢,对了,咱俩不是近亲,我糊涂了。”我自嘲地说。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