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24.7)同人续写(2/5)

    “有有有,您的消息还真灵通。”

    “被你的那位是个富婆吧?”妈妈地问

    “老公,你就老实代吧,我们全都查清楚了。”依依很实在,选择了实言相告。

    “应酬而已,我没什么过界的事。”

    “为什么不找我去?”

    “好吧,我说,喝完酒我们一起去打保龄球,有几位妈妈不太会,我给她们辅导了一会,还有一个妈妈不小心扭到了颈椎,我帮她了一,就这些了。”

    “她们说孩太吵,老公又太懒,不如跟我去舒心。”

    “我是家委员会的会,当然要帮老师们分忧了。”

    “我又犯什么事了?”

    “不是劝架,我们是警,那个家暴男被我们好好教育了一番。”

    “这件事为什么不代?”

    依依这时话了:“老公,孩们说见到你抱幼儿园的老师了,那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的个,力气大,起活来比较麻利。”

    “她们为什么总让你去帮忙?为什么不找别的家?”

    “为什么喝酒的时候只有你一个男人?”妈妈不满地说。

    “是的,联系我了,让我跟她一起去健,我没去。”

    于是就在我当会的这段时间,一段针对我的调查悄悄展开了,就在某一天的晚上,我正兴致地帮孩手工模型,突然就被妈妈和依依带走了,一看到她们严肃的模样我就知要审问我,上乖乖地摆受审的姿态,妈妈冷哼一声:“你还真是识相,不等上刑就准备招了。”

    我皱着眉说:“你们说来说去又是为了这事,其实什么事都没有,就是有一次幼儿园老师拿柜上的东西,不小心没站住,从凳上面摔了来,刚好被我接住了。”

    “没有了。”我的嘴很

    “后来听说那几个老师总叫你去幼儿园,有这回事吧?”

    我明白她们查到什么了,上解释说:“其实也没什么,我的确是跟几位家有来往,但都是工作关系。”

    “她后来不是还联系过你吗?”

    “除了这些,你还过别的格的事?”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喝完酒你们还什么了?”

    蓉阿姨不肯面,我的注意力又转到幼儿园上来。思郑听了我的建议后似乎开了窍,终于找到了发现睛,不再追求佳佳了,结果现在剧反转,佳佳开始倒追他了,每天都跟在后面献殷勤,还送给他各小礼,但是思郑已经对她没什么了,只是敷衍着没有生地拒绝她。

    “我和依依要看你的认错态度,如果你还藏着掖着,以后就别想回家睡觉了。”

    “她突然掉来吓了我一,可能我的力气用得稍微大了。”

    “我觉得这不算什么事,不值得费。”

    “那个孩妈妈好像看上你了,要钱请你当保镖,有这事吗?”

    “所以你们就甜相拥了?后来呢?”

    “为什么这个活动不许孩和爸爸参加,只让妈妈们和你参加?”

    “没有后来了。”

    “你们都调查到什么了?”我上问她。

    “你在幼儿园的生活越来越丰富多彩了,想听你谈谈心得。”

    “你同意了吗?”

    “你为什么不去?”

    “不是座谈会,是审讯会。”

    “那是一个孩妈妈,她是教舞蹈的老师,那天大家起哄让她来一个,可惜没有舞伴,我就上去临时救场了。”

    “那天我跟您说了,您不是去市里开会了吗?您还说,这小事以后不要再烦你了。”

    “您听错了,没有当保镖这件事,是她怕老公报复,申请了警方保护。”

    “本来还有两个孩爸爸,但他们临时有事走了,我也想走,她们不让,说那样聚会就变成‘乘风破浪的’了,非让我去平衡一别比例,再说我是会,连我也走了的话就不太好。”我无奈地说。

    “放心吧,我只是帮她们活,没有别的想法。”

    我笑着说:“不是要开家座谈会嘛,我正想个好的听众。”

    “去了还有活路吗?”

    “我们查到你和几个孩的妈妈……”她很听话地就要往说,被妈妈及时制止了。

    我去幼儿园的次数也逐渐增多,还当了家委员会的会,每天跟老师和妈妈们打成一片,渐渐地有乐不思蜀了。妈妈上次把我赶走之后以为我会去找她献殷勤,谁知我更沉得住气,除了接送和照顾孩之外,对她竟然奉若上宾,仿佛一儿都不着急,这明显很反常,一看就是有况了。

    “那次是去幼儿园劳动,大家了一天活辛苦的,正好有个家在健会馆有熟人,晚上我们就去放松了一,喝酒的时候她们又起哄,非让我们再表演一,我就跟她了段。”

    “听说还有一个孩妈妈成天跟老公打架,找你去劝架了?”

    “听说后来你们又了一次,是怎么回事?”

    妈妈听后看了一依依,似乎想征求她的意见,依依懵懵然地看着她,仿佛在说:“您别看我了,全听您的。”妈妈知她没什么主意,转而又问我:“假期快到了,老师说这些家们要搞一个‘海边七日游’,有这回事吗?”

    “工作关系?听说幼儿园举办运动会的时候,你跟一个叫‘拉丁舞皇后’的女人当众表演桑舞了?”

    “我的一切都是为了思郑他们,其他的什么都没。”

    “嗯,她是有钱,不过跟我没关系。”我坦然说。

    “所以你就充分展现男人的魅力了?听说你和那些妈妈们打成一片,玩得很洽啊。”

    “听说你把老师的腰搂得可了。”

    “您什么都查到了,怎么还问我?”

    妈妈质问:“你没事儿总往幼儿园跑,就只是帮忙活吗?”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