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24.7)同人续写(3/5)

    我快速看了一她们:“当然不会了。”

    妈妈冷冷:“幸亏你没答应,否则我就举报你们聚众。”

    “这话太难听了,您就不能说得文明一些吗?”

    “一个已婚男人跟一群少妇去玩,你觉得算怎么回事?想让我怎么说得好听?”

    “所以我没有答应啊。”

    “我发现你越来越有息了,以前是傍富婆,现在就开始勾引孩妈妈,看来她们都是潜力啊,你还真是个与时俱的好青年。”

    “你们这叫加之罪,何患无辞,一个男人在外面怎么可能没有应酬?我又没有对不起你们的事,为什么要审问我?”

    “你这叫应酬吗?你到现在还不知她们为什么选你当会吗?”

    我心虚地看了一她们:“当然知了,不过这关系到思郑他们未来的成,只能牺牲一我了。”

    “别给自己找借了,”妈妈拿起一份材料说,“我已经详细调查过了,整个班级只有一个叫桥桥的孩妈妈跟你没有密切来往,看看你有多无耻。”

    “我是会,跟其他家有一些来往有什么稀奇的?”

    “那你为什么不联系桥桥的妈妈?”

    我显得有些为难:“她……不太好打。”

    “你看看,一个班级里终于有一个正常的家了,她是不是拒绝跟你们在一起鬼混?”

    “那倒不是,她这个人有怪。”

    “不跟你们同合污的人当然显得奇怪了,你肯定是扰人家被拒绝了,对吧?”

    “你们想到哪儿了,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我讳莫如地摇摇

    “难她喜女人?”

    “算了,你们别猜了。”我不肯再往说了。

    “是不是这位家脾气比较古怪,被你们孤立了。”

    “不是。”

    “如果现在让你去联系她,帮助她加委员会,你愿意吗?”妈妈试探地问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嗖”地一站了起来,显得很着急。

    妈妈和依依了不对劲,她们一起发问:“为什么?”

    “没有什么原因,我就是不想接她。”

    (苹果手机使用Safari自带浏览,安卓手机使用e谷歌浏览

    “你到底对她了什么?”妈妈好看的丹凤瞪得更大了。

    “我……什么也没。”

    “你什么也没会这样害怕她?你在糊鬼吗?”

    “我就是不想见到她。”

    “老公,你到底隐瞒了什么?对我们还不能说实话吗?”依依又是焦急又是生气。

    “媳妇儿,你相信我,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敢见到她?”

    “不去见女人还不好吗?”

    “不对,你跟她一定有事,赶快代。”

    “代什么呀,你们真会胡联系。”

    “不行,别藏着掖着,快来。”事变得麻烦了,两个女人的好奇心已经被吊起来了,追问得越来越

    我把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什么都不肯再往说了,妈妈和依依互

    相看了一,一起站起来向我,我警觉地看着她们:“什么?要刑讯供吗?”

    妈妈把手放在我的上:“你是打算痛痛快快地说来,还是想让我们零零碎碎地折磨你?”

    我知况不妙,赶快满脸堆笑:“当然是说来了,我最喜坦白从宽了。”

    “快说。”

    “那个桥桥妈妈是个单女人,听说力很充沛,两任老公离婚的时候都面黄肌瘦,她第一天见到我的时候就要给我看手相,摸着我的手聊了很久,然后摸我的胳膊和肩膀,夸我素质好,年轻有为。”

    “她……还摸你哪里了?”依依愣了一,随即气愤起来。

    “还摸了……我的。”

    “还有什么地方?”妈妈好看的脸渐渐郁起来。

    “哦,别的地方就没有摸了。”我急忙解释说。

    “她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对你动手动脚?”依依又问。

    “她说她是保健医生,喜给人介绍健康知识。”

    “后来呢?”

    “后来她约我到她的房车里喝补肾汤,结果把汤都倒在了我的上……”

    “然后呢?”两个女人同时瞪大了秀目。

    “然后我就跑掉了。”

    “真的跑掉了?你不会将计就计了吧?”妈妈怀疑地盯着我。

    “不会不会,我既然敢说来,就肯定没事。”

    依依显得非常不兴,嘴里忍不住抱怨:“她到底是个什么女人啊?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想男人已经想到这程度了吗?脸都不要了?”

    我回应:“是啊,所以我本就没给她机会,赶快闪人了。”

    “之后你们还见了几次?”

    “一次都没见。”

    “怎么可能呢?你就是只饿狼,闻到腥味儿了还不赶快扑上去?”依依本就不相信,妈妈也用同样的神看着我。

    “真的没再见面了,就是打了几次电话。”

    “电话里都说什么了?”

    “她说我命犯桃劫,必须找一位人来脱劫解困,还说她自己就是一位人,只有她才能帮我化解劫数,然后就约我到她家里看个全相,我找个理由推辞了,她就一直约我,我只好躲着她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很少联系她的原因。”

    “还有关于她的事吗?”

    “没有了,我全都代了。”

    “这么重要的况为什么不早跟我们说?”

    “唉,有什么可说的,她一直在给我看相和介绍保健知识,别的也没说什么,万一人家没有那方面的想法,我这不是庸人自扰吗?还是不要撕破脸的好,跟她保持距离就是了。”

    “别在这儿掩饰了,这件事归结底还是因为你不自。”妈妈不悦地说。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