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ru室之收养ri记(341-345)(1/5)

    28-11-04

    【第341章】

    思建的话解开了我心中不少的疑惑,但是又增添了不少新的疑惑。

    思建当初去国外是冷冰霜一手安排的,也是冷冰霜派人在国外监着思建,

    那为什么思建会被奥玛尔找到?而且思建在国外被奥玛尔训练了那么久,为什么

    冷冰霜会不知,如果说时间短没有发现还可以理解,可是整整一年多,冷冰霜

    的手竟然都没有察觉吗?我心中一直以来对冷冰霜有些那么一丝丝的怀疑,但

    是最后都被自己心否定了,我心中一直不停的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怀疑冷冰霜

    ,但是现在这疑惑本解释不通。

    「当初派人在国外保护和监视思建,是我安排小刀去办的,思建在国外被奥

    玛尔训练一事,我.....我真的不知,这是我的错......」

    或许猜想到我心中的疑惑,冷冰霜主动开解释中带着一丝歉意。

    「不错,那个时候小刀一直在暗中保护我,也是奥玛尔找到我后,小刀才藉

    着这个机会找到了我母亲,他也和我谈过,为了不打草惊蛇伤害到我母亲,小刀

    一直隐瞒着冷冰霜阿姨。照小刀的说法,冷冰霜阿姨只在乎你,其他人她是不

    会在乎的,万一让冷冰霜阿姨知了,为了你的安全,她会毫不犹豫的牺牲任何

    人,包括我在,所以这件事冷冰霜阿姨确实不知,而小刀也一直在帮助我

    们掩饰........」

    冷冰霜的话音刚落,思建就在那边解释。

    如果当时在国外监视思建的人真的是小刀,那么这一切倒可以解释的通。

    现在我不知该不该相信思建的话,是全相信?还是应该相信一半?我想

    要是让我全相信的话,还需要可心的解释,如果俩人的话能够对上,那么可以

    让我相信絶大分,要到百分之百相信,是絶对不可能,谁也不知可心和思

    建以前的时候有没有暗地裡提前串供,预防今天的到来。

    我突然发觉自己很可悲变得多疑,不敢完全相信任何人,最重要的是思建玷

    污了我心的妻,我却不能对他复仇,他毕竟是我和凤君的孩,血

    可心背叛了我,背叛了我的婚姻,不什么原因,她的已经不洁,但是

    现在的一切却让我不得不原谅她,这纠结的事发生在我上,让我不知所措

    ,自已这个时候真的有些窝

    「为什么奥玛尔会发现凤君私藏我?到底是为什么我的行踪会暴,查了吗?」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因为关乎到一些事,我这个问题是在询问冷冰霜,

    也是在询问思建。

    「因为有鬼,我手的人数众多,难免会现被人收买而叛变的人,只不

    过我还没有抓到这个鬼,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查个落石的....

    ....」

    冷冰霜有些纠结的说中带着歉意,定的看着我。

    「冷阿姨说的没错,你的边确实有鬼,这个鬼是奥玛尔收买的,但是

    事先我都不知,虽然我和那个鬼都是奥玛尔的棋,但是我却不知他的

    份。直到小刀为了救我母亲而死,在小刀临死前才知这个鬼,或许连小刀都

    不愿意相信。这个鬼就是小刀的副手,也就是他的生死战友,在最后一刻背叛

    了他,才让小刀营教我母亲失败,他自己也被打成了蜂窝.......」

    思建这个时候突然发话,双手杯。

    「小刀的副手?你是说貔貅?这怎么可能?」

    听到思建的话,冷冰霜现讶异,颤抖了一,带着不可置信说

    ,我还很少看到冷冰霜如此的不澹定。

    「确实就是那个叫貔貅的人,他是唯一个知我和小刀、我母亲三人之间关

    係的人。小刀要掩盖这个计划,保护我的母亲,他必须有帮手,这个人就是他最

    信任的兄弟加战友貔貅。当年小刀被你找回国后,小刀把他留监视和保护我

    ,但就是因为他是鬼,所以我被奥玛尔牢牢控制,同时计划前期也会那么顺利。」

    思建有些澹然的说中带着一丝无力

    貔貅,是那个人的代号,他是小刀的副手,在冷冰霜的保镖中,全都是退

    伍军人,好多都是特,其中小刀和貔貅,都是俩人在特队服役时候

    用过的代号,加冷冰霜的队伍中后,也沿用了这个代号。

    冷冰霜的也是彷军事化,有队,副队等。

    冷冰霜的手有好几个小队,小刀是其中一个小队,而貔貅是副队,小

    刀是冷冰霜最信任的队之一,也是这次我回国,负责保护我的小队,没有想到

    ,正中了奥玛尔的圈

    「当得到你要回家的消息后,貔貅把消息传递给了奥玛尔,奥玛尔的人提前

    到来把我和可心妈妈抓走,之后在家等待,想把你也抓走。只是没有想到,最后

    时刻被小刀给阻止了,因为我母亲偷偷给小刀传讯,急,母亲当时没有太

    过遮掩,结果被奥玛尔发现了,但是他没有动作,等小刀和我母亲合伙把你救了

    之后,才有所行动,我母亲和我说过,可惜最终没有成功教了你。如果那个时候

    我母亲不给小刀传讯,你只会带着小刀和貔貅上楼,其他的随从会停留在楼

    待,那么等到了楼上之后,貔貅就会在背后杀死小刀,之后绑架你。貔貅会

    用副队份把那些支开,这样就可以很顺利的把你抓起来,这个计划也

    是后来我母亲告诉我的。总而言之,一切都在奥玛尔的掌握之中。现在事过去

    了,但是我的母亲已经不在了,我最终没有救得了她,你知吗?我希望死的人

    是你,而不是我的母亲,你、我、她的家人,包括这个世界,都欠我母亲太多太

    多.......」

    思建说了很多很多,也十分的详细,彷彿亲历的一样,一切都是顺理成章一

    般。

    只是事太过于合理,反而让我到怀疑。

    思建说的过程,可以说无懈可击,但为什么我心中还是隐隐有一觉,思

    建还是隐瞒了我什么。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冷冰霜此时显得不平静,在她被奥玛尔安鬼,结果造成了

    这一切,这对于她一直以来的自信,都是一个大的打击,她绪有些低落,语

    气十分平缓的问,她似乎不想在这个病房继续待去,也不想在继续听思建说

    话,因为思建的话,让她此时十分的难受,因为从思建的话语中让她知,她救

    了我也害了我,虽然不是她的本意。

    「让他好好休息吧,我们去坐.......」

    我受到冷冰霜的绪,对着她说

    我和冷冰霜向着门走去,思建没有看我们,而是低一直看着手中的杯。

    待在医院的走廊裡,我伸一隻手,放在了冷冰霜面前,冷冰霜愣了一

    但还是从包裡拿了52香烟,和我在一起后她把烟戒掉了,但是自从我回国

    后,冷冰霜每次来看我,我都可以在她上闻到这香烟的味,只不过被香

    掩盖,还是被我发现了,我没有怪她,因为我的事,她费了太多的力,同

    时压力也很大,因为我和可心的事,她也十分的纠结,这些我都可以理解,就

    像我现在一样,我也想烟。

    我把烟叼在嘴上,冷冰霜拿打火机给我燃,了一,烟雾充斥着

    我的肺叶,彷彿把心的灼烧给比去,随着烟雾的吐,也彷彿把心中的烦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