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ru室之收养ri记(336-340)(1/5)

    【第336章】

    「思建怎么样了?」

    看到冷冰霜言又止的样,我心中不由得升起不好的预,赶的问

    思建是凤君留这个世界上最后的血脉,,为了凤君,我也要保证思建的安全。

    「思建没有生命危险,你放心吧!只是现在你神还没有康复,等你

    康复了,我就带你去见他。」

    冷冰霜看到我的样,赶解释,同时安着我。

    「带我去看看可心吧!」

    沉寂了一会儿后,我说了冷冰霜可能不愿意听到的一句话。

    「好.......」

    冷冰霜,我从她的中没有看到不满的绪,反而带着一丝了然,

    似乎她意识到我会有这个要求一般。

    我慢慢的床,冷冰霜扶着我。

    走了客厅后,我发现客厅裡面有很多的人,有几个穿白大褂的,是医护人

    员,还有两个女人,是冷冰霜的手

    自从和我结婚后,冷冰霜边的随从人员,也从男换成了女,男

    主要在冷冰霜的外围保护,贴的都是女人,或许是怕我吃醋吧,从这一可以

    看,冷冰霜的心思有多么的细腻。

    这些人有的坐在沙发上,有的坐在自己带来的椅上,而且在台上还有摺

    迭床,看来这些人几乎是住在我们家了,只是我有些奇怪,冷冰霜为什么不带我

    和可心去医院呢?看来冷冰霜也一直在这裡陪伴着我。

    打开了次卧的房门,映帘的是一些医疗仪,还有带着滴的挂架。

    原本思建的书桌还有傢俱都不见了,这个房间被改装成了一个简单的病房。

    可心脸苍白的躺在床上,床单和被罩都是崭新的,她闭着睛均匀的呼

    着,旁边是几个仪,正在检测可心的各数据。

    我过记者,所以对于这方面的东西有所了解的,看到这些仪,还有可心

    边摆放的各,可心的病似乎没有冷冰霜说的那么简单,难冷冰霜对

    我有所隐瞒?「可心她的是不是有其它的问题?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吧?」

    我转对着冷冰霜说,之后坐在了床边的椅上。

    「唉.......」

    冷冰霜看着我,中闪过了一丝纠结,似乎有些难言之隐。

    「没事的,我承受的住.......」

    我气,温柔的对着冷冰霜说,我希望冷冰霜能够从我的神中看

    我的定。

    「等过两天我再告诉你好不好?」

    冷冰霜似乎看了我心的张和焦急,所以思考了一后不知该怎么说

    

    「我知了,你隐瞒了可心的事,可心比你说的要严重,对不对?为什么

    你不带她去医院?为什么要回到家裡?」

    在这一刻,我的不满爆发了,有些绪化的质问冷冰霜,此时我很想大吼大

    叫,发洩一自己的心,但是我对谁吼都可以,就是对冷冰霜不行。

    冷冰霜看到我的样,慢慢的拿过一个椅坐在了我边,眉一直皱着。

    「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治好可心的。」

    冷冰霜气后,对着我说

    「尽全力?那就是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了!」

    听到冷冰霜的话之后,加上自己心中的焦急,我的音量不由得拉了不少,

    在我吼这句话之后,我看到冷冰霜中闪过了一丝忧伤。

    「对不起,我只是太张了......」

    冷冰霜中的那丝忧伤动了我,我赶降低音量和冷冰霜歉,同时

    到自己裂。

    原本以为奥玛尔死后,一切都会过去,但是没有想到留了这么多的烂摊

    「你不用向我歉的,是我对你隐瞒了太多的事。」

    冷冰霜摇着,温柔地对着我说。

    「再过两天,最多两天,一切我都告诉你,到时候我带你去看思建,之后在

    告诉你可心的事,而且从思建的中你会得知一切的前因后果,很多事不是

    你想的那么简单,甚至连我都有些不敢相信,不多说了。疼了吧,去休息一会

    吧,要不然我带你去转转也好........」

    冷冰霜摸着我的手对我说,同时纤细的手指帮我捋了一髮梢。

    我心中纵有再焦急,看到冷冰霜对我贴的样,我也无法再要求什么。

    我心中的疑惑,对着冷冰霜

    「我想去躺一会儿.......」

    说完后,冷冰霜扶着我起,回到了卧室,当我和冷冰霜的现在客厅

    的时候,那些医护人员和随从都会低,或者别过去,不看我们俩人。

    我躺在了床上,让我意外的是,冷冰霜也跟随着我躺在床上,就躺在我

    ,手抱着我的胳膊,脸埋在我的肩膀上。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似乎我刚睡醒的时候,我闻到了枕边有熟悉的香味,

    那是冷冰霜的味,看来在我沉睡的这段时间裡,冷冰霜一直睡在我边。

    想到冷冰霜的样,似乎是害怕失去我一般,冷冰霜对我的恩,让我无法

    忘怀,但是想到可心,我心中又万分的複杂。

    一个难题摆在我面前,我却无法选择。

    选择冷冰霜,可心该怎么办?毕竟她的伤害絶大分都是我带来的。

    选择可心,那么冷冰霜呢?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小吉,小吉不能没有爸爸。

    想到了小吉,我看了看偎依在我边的冷冰霜,我知自已必须有个决断,

    无论哪况都必须伤害其中一方,那么我只能选择对不起可心了,没有办法,

    毕竟还有小吉,小吉还是小孩,我必须让他有一个完整的童年和成过程,至

    于可心,只能想办法安置和补偿她了,走一步算一步。

    不知什么时候,我又沉沉的睡了过去,只是我在睡梦中,似乎听到了一个

    女人在我的耳边哭泣着,她刻意压制着声音,似乎不想让别人听到,这个哭泣的

    声音是那么的陌生,我以前从来没有听到过。

    一转,两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两天的时间裡,冷冰霜给我准备了好多

    的营养品,还带着我去转了转,到我休息的时候,她就会黏在我边,似乎一

    刻也不想离开我。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没有好意思开,这两天冷冰霜对我真的很好,可以说

    是好的不得了,只是她前两天和我说,今天会告诉我答桉。

    「走吧,我带你去看思建....」

    看到我的神,冷冰霜微笑了一,温柔的和我说,只是她的中有一一

    些不明的绪在裡面,我却不明白那丝绪是什么意思。

    我和冷冰霜穿好了衣服,那些随从和医护人员留在了家裡,毕竟他们还要照

    看可心。

    这两天的时间裡,我会在可心的房间呆很久,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但是

    看到可心的时候心中还是十分的複杂。

    想到以后可能面临的局面,心中不免得充满了愧疚。

    「老公,我还可以这样叫你吗?」

    坐在冷冰霜的劳斯莱斯里,冷冰霜突然转对着我说中带着一丝

    ,表也有那么一丝尴尬。

    这段时间,冷冰霜和我说话,都避免对我使用称呼,原本在国外的时候,她

    都是一一个老公的叫着,但是营救我的那天,尤其是可心在边,她就没有再

    叫过。

    「你可以叫一辈.......」

    听到冷冰霜的话,我愣了一,她的这个问题太突然了。

    我犹豫了一,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已经有了决定,这句话也表达了一

    个态度。

    听到我的话之后,冷冰霜愣了一,之后欣喜的抱着我的胳膊。

    「老公,谢谢你.......」

    冷冰霜抱着我的胳膊说,语气中充满了惊喜和安

    「和我之间还用说什么谢谢........」

    我抚摸了一冷冰霜的髮说,同时把自已的侧脸靠在了冷冰霜髮上。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