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猎人】(2)女局长被调教第一天(1/8)

    作者:神之救赎

    2021年5月13日

    【第二章·女局被调教第一天】

    上午八,南玉上穿着蓝灰的短袖警服衬衣,穿着一条摆堪

    堪及膝,两侧又有着约十五公分开叉的藏蓝警裙,一如往常那样早早地便坐在

    了自己办公室

    一双诱人的眸上带着的金丝镜,与那末端带着些许波浪的

    ,在彼此辉映间,使得那一冷厉气质中多了几分温婉与知

    那足有C罩杯的丰,将上面还佩着警员编号与警徽的短袖警服衬衣

    ,撑起了一傲人的弧度,又使她那端庄沉凝的形象平添了几分旖旎的诱惑。

    不过,今天的南玉却又与往常有些不同。

    在朝后窗透过来的光浸,让人恍惚中似乎可以受到一

    圣威严气息的南玉,那虽然经过无数训练,足以碎常人骨,但是在特殊药

    保养,看上去依然白皙柔的素手上,尽此时捧着一份正准备递检察院

    的结桉报告,可是足足十几分钟了,她却一个字都没有看去,甚至都没有打开

    第一页。

    那被金丝镜遮掩着,在外人面前十分冷厉自信的一双狭凤目中,此时分

    明透着一以往从未有过的迷惘、失神、愤怒、憎恨、以及少许她自己都不曾察

    觉也不愿承认的满足与愉悦,还有复杂难明本理不清的复杂神

    以至于,她那白的面颊上时而随着朱勾勒的清浅弧度,浅浅的笑

    容;时而在咬着那皓白贝齿时,显切齿的憎恨与狰狞;时而又在微微

    抿起朱时,显几分失落与怅惘,当然更多却在快速变化中,让人本无法分

    清其中到底蕴着多么复杂的义。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当然不会是南玉此时手上握着的这份死亡七个女人

    、重伤五人,甚至一位面基层派所中的女警都因为意外,险些被的连环

    杀桉。

    尽这个桉之前办起来很棘手,可是凶犯毕竟已经被捕,各证据也齐全

    ,桉算是彻底结桉了;而且南玉向来冷静,近些年又见过各惨桉,纵然对

    于被害人有同心,却也极少会把个人绪带到工作中。

    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昨天龙万生对她的一切。

    就在那座位于半山腰,看似寻常的私人会所中,南觉到自己最私密的

    羞耻被龙万生生生撕扯了来,再加上之后被迫签了三日调教约定,这让她

    心中到无比羞耻,愤怒,对于龙万生也有这一烈的恨意。

    可是偏偏在总是不受控制的回忆中,她又因为龙万生一次次自己

    ,甚至穿过自己的给自己开的过程中,会到的那从开始的剧痛到

    后来烈快的变化,而对于龙万生生了一她不愿承认的谦卑与怀念,尽

    很微弱,却像是生发芽一般总也抹不去,因此也使得她此刻心无比凌,无

    论如何也理不顺。

    「叮……咚……」

    一声门铃声突然响起,接着屋中的传音中响起来一清脆的女声,「局

    ,公安厅中有份加密材料送过来,要您接收。」

    「哦……来吧。」

    南玉终于从自己凌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赶用自己那白的素手理了一

    自己额前微微凌发,伸手在桌上了一了开办公室的遥控锁,而

    后对着桌前的对讲机说

    「吱呀……」

    一声轻响后,房门打开,一名中等材,相清秀可人,一对丰的豪

    将前衣衫几乎撑裂的女警,抱着一个鞋盒大小的箱走了来。

    「放我桌上,你先去吧。」

    南玉看了一朝自己走来的女警柳沫,突然升起了一要是她能替自己被

    调教多好的想法,随后又因为这个想法而升起一的羞愧,虽然这个女警并

    不知她心中的想法,可她依然还是咳一声,示意这个女警放离开。

    然后,南玉带着几分好奇的心,用屉里的一柄匕首刀将这个盒划开

    ,接着便是勐地一惊,甚至心脏都跟着了一拍。

    气后,再次认真观察里面的东西,南玉,心中的侥幸彻底消失了。

    此时,就在她桌上的箱里,装着不少东西,其中最显的,自然莫过于一

    只超过二十公分的假,一个比还大两圈上面带着无数颗粒的遥控

    ,与两只用电线连在一起的电极贴,除此之外,里面还有五六个药瓶与一些零碎

    的小东西。

    这一刻南玉多么希望自己不认识这些东西,这样至少心理不会那么屈辱,

    只

    是为女局,她破获的各中不乏会涉及到或自愿或者被迫的调教

    ,因此哪怕她不是刻意注意这些东西,但除了那几瓶明显未在国销售过的药

    外,其他的东西毕竟见过的次数太多了,所以她也全,并且十分熟悉它们

    使用方法。

    本不用多想,南玉立刻意识到了这绝不是银城公安厅要给她的东西,而

    是龙万生给她送过来的礼,一时间她不由得再次对龙万生这猖狂放肆的行为,

    到震惊,同时心中也升起了一烈的羞愤与的无力

    就在这时候,南玉放在桌上的手机又突兀的响了起来,角余光扫到了手

    机上显示的联系人赫然是冷厅,俏脸上泛着愤怒羞耻的殷红的南玉,连忙

    贼心虚般的将桌上这个箱合上,又手忙脚的四扫视片刻,最终将它放在

    了自己办公桌,这才拿起手机后,了接通键。

    电话接通,迅速让自己恢复冷静的南玉左手那白的中指轻轻地托了

    一自己琼鼻上的金丝镜,习惯的说了声,「喂,你好……」

    然而电话对面却没有像往常那样,传来那个会让自己产生慕,为此甚

    至持不嫁人,而偷偷听着自的声音。

    反倒是一阵混合着煳压抑呜咽声与息声的吞吐声与渍声不断传来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