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猎人】(1)被xielou的隐秘(1/8)

    作者:神之救赎

    2021年3月20日

    【第一章,被的隐秘】

    银城,位于帝国中心蜀地区、尽四面环山,但自古以来便是兵家重地的

    它,因为良好的气候环境与山环境,近些年大力发展旅游业、轻工业与各

    端文化教育产业,渐渐演变成了一座在华夏乃至全球,都赫赫有名的国际化大都

    市。

    经过几次大规模的扩建与人动迁,已经被规划成了继两大经济特区后,又一个

    经济特区的银城,面积达到了惊人的八千平方公里。

    更有足足一千七百多万的人,分别居住生活在银城被越来越崇拜古文化的人

    们,以各神兽名字命名的,青龙区、白虎区、朱雀区、玄武区、麒麟区、穷奇

    区、饕餮区、乘黄区、九凤区、夔区、金蟾区、腾蛇区、鲲鹏区、诸怀区、当

    康区、右区,这十六个城区中。

    使得银城这个年轻的经济特区,显示令无数人为之惊叹的繁华,与蓬

    盛的生机。

    随着夕最后一抹余晖消失,一皎洁的明月渐渐地升起,与疏朗的星辰一

    起缀在了遥远的夜幕上,银城这座年轻的国际化大都市中,也仿佛与天空呼应

    一般,亮起一盏盏明亮的路灯与七彩变幻的霓虹,让它比白天那车龙人

    嚣,多了一暧昧与旖旎,还有无法避免的肮脏与堕落。

    渐渐地,时间已经过了晚上九,尽分酒吧夜店中的寂寞男女才刚刚

    开始宣自己心中的冲动;一只只枝招展的莺,也开始在各个夜场或者一些

    暗角落展示着自己的妩媚,但是位于九凤区中央城区的九凤公安分局,大

    分警员却已经早早的班回家了,只有少分人还在警局值夜班。

    不过,这些值夜班的警员在无聊的彼此谈天说地时,却又不时的朝着位于警局二

    楼最里面的局办公室,那里的灯此时还亮着,代表着他们那位据说父母都是外

    省级官员,本也是中央警校毕业,又在号称特兵噩梦的兽营经历过三月特

    训的女局玉,此时还在办公室中没有班。

    “小王……,要不你过去问问?”

    一名材中等,型微微有些丰满的中年男警官,一边说着,一边借机假装无意

    的用自己的手肘碰了碰边一名穿着藏蓝制服裙与蓝灰短袖T恤,相清

    丽,材窈窕的女警。

    女警名叫王诗雨,今年虽然不过二十六岁,但是在这个警局中也工作了三年多,

    算得上是一个老人了,受到这个总喜借机往女人边靠的中年警员张汉成的

    碰,一对纤细的柳眉不由得微微一皱,朝旁边挪了挪。

    而后,王诗雨才仿佛漫不经心的开,“南虽然空降到警局只有两年

    时间。可是这两年大小案破了无数,各穷凶极恶的犯人也不知抓了多少,

    她的工作能力让上面市局都经常嘉奖,也赢得了警局所有人的尊敬,知她不喜

    办公的时候被打扰,谁愿意没事去。”

    听到了王诗雨的话,其他几个警员也纷纷附和,使得新调来这里不过几个月

    的张汉成只得尴尬一笑,然后在王诗雨那有些嫌弃的目光中也跟着往旁边挪了一

    

    有了这个大分人都没有放在心上的小曲,十几个执勤的警员,或者各自忙着

    手边的工作,或者继续三三两两凑在一起闲聊,一时间这个警局又恢复了之前

    的样

    就在这时候,二楼局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让这个警局中所有警员心生敬畏,

    也屡屡获得市局嘉奖的女局玉,从里面走了来。

    如果不是在警局见到她,如果不是熟悉她的人,恐怕任谁都不相信这个女人会是

    银城十六个区中,仅有的三位女局之一,九凤区公安分局的局——南玉,

    一位曾经陷犯罪集团包围,亲手击杀多名持枪歹徒,自只是受了一些轻伤的

    女英雌,而是会将她看成一位在跨国公司上班的级女白领。

    因为,此时现在局办公室外的南玉,大约一米七,一双有着五公分鞋

    跟的白系带跟鞋,仿佛礼盒般缀在那玲珑玉足上,让她那本就仿若艺术家

    心雕琢的玉足,显得越发致完,也使她显得越发

    一条黑半透明袜,宛如黑的烟霞般笼罩住了她那致的玉足的同时,也将

    她那本就修,勾勒了越发修笔直的,让大多人本能不愿相

    信,那里面蕴着可以将成人手腕的实木,轻易踢断的狂暴力量。

    继续向上看,因为现在已经班的原因,为女局的南玉,并没有穿其他女

    警最常穿的制服裙,而是在穿着一件与制服裙有些相似,摆却堪堪只

    达到她膝盖以上十五公分的黑短裙。

    那裙后面被撑起的饱满圆弧度,仿佛在无声中,彰显着她被裙遮掩着

    的,那的弧度。

    在她的上,则穿着一件领被染成了黑,衣襟也带着两条黑边的白衬衣,

    衬衣的摆埋在的黑短裙中,使得她那本就纤细的白腰肢,显得愈发纤

    细动人。

    上面两粒仿佛无意间打开的扣,更是让她那与彼此辉映间,在她

    上形成惊人曲线的丰,那上面大片白腻的隆起与少许沟壑,暴在了空气

    中,似挑逗着每个见到这一幕的男人,心最望。

    越过那修的粉颈,再朝着她的上看去,更是可以发现,此时这位让那一

    端带着波浪的发自然垂落的女局玉,一对纤细柳眉那被金丝

    镜遮住的动人眸中,转着几许曚昽的雾波澜;那白玉颊上,泛着几分旖

    旎的绯红;纤薄的朱更是仿佛在随意间的一抿,便勾勒了一抹慵懒中透

    着几许贵几许靡的诱人弧度。

    只是,随着这位不过三十岁,纤纤素手上提着一只白手包的女局,那被

    半透明黑丝袜包裹着的修,轻快的来回摆动间,步履优雅地朝着楼

    去,使得那玉足的白跟凉鞋与警局大理石地面,在一次次撞击中,发

    一阵仿佛带着异样旋律的清脆悠扬声音时,南玉俏脸上那似乎不应该现的神

    快速的消退着。

    终于,走到了楼,南玉那衬衣上的扣已经又系上一粒,白的俏脸上只剩

    微不可查的清浅绯红,那仿佛墨染又带着远山般弧度的柳眉微微上挑,狭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