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24.12)同人续写(1/5)

    2022年5月13日

    24.12

    我和蓉阿姨穿好衣服后,妈妈又给我来了个灵犀一指:“你到另一个房间去。”

    “为什么?”我怔了一

    “我们有话要单独问沈蓉,你待在这儿不合适。”

    “你们不会打她吧?她可是妇啊。”我担心地说。

    “放心,我们不会打你的小亲亲的。”妈妈的话里带着刺儿。

    我不甘心地说:“我留在这儿不行吗?我保证不说话,就当个听众。”

    “不行,这里是审问室,另一个房间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什么意思?”

    “另一个房间是拷打室。”

    “不应该叫拷问室吗?”

    “不,那个房间只拷打不问话。”

    “你们的意思就是要接着揍我呗?”

    “恭喜你答对了,这两个房间一个是问话的,一个是打人的,分工明确,沈蓉待在这儿问话,另一个房间当然留给你了,你不会是不敢去了吧?”

    “有什么不敢去的,这受刑的事儿当然是给男人去面对了。”我知她们是在激我,自己自然不能认怂了,“刷”地一站起来就向外走去。

    快要走到门的时候,我又回叮嘱说:“你们千万不要打她,凡是有受刑的事都给我好了。”

    妈妈沉着脸呵斥:“废什么话?准备好挨你的揍吧。”她拿过几竹条递到安诺和北北的手里:“你们给我好好教训一这个氓,不许他说话,就是一个字:揍。不打断不许回来。”

    北北为难地说:“真的要打呀?我看您和嫂打了半天,他也应该得到教训了,改成训诫行吗?”

    “不行,这个坏犯的错误不可饶恕,必须打得他永远记住这件事。”

    “好吧,听您的。”北北无奈地应了一句,和安诺跟着我一起往外走。

    就在即将走卧室的时候,我发现安诺和妈妈对视了一,两个人的动作都很快,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妈妈快速地眨眨,安诺会意地,随后都恢复成若无其事的样,近在迟尺的依依居然完全没有察觉。

    这个微妙的动作让我心一凛,想不到妈妈竟然开始和安诺联手了,这实在太可怕了,就像世界上两个超级大国开始合作了,别的国家还有活路吗?只是这两个女人向来不对付,好像是一对天敌,她们怎么会携手呢?说真的,这世上我最害怕的两个女人就是妈妈和安诺,她们不但血型一样,事的风格也都脆果断,该狠手的时候绝不留,被她们盯上以后真的生不如死,只能勤念阿弥陀佛了。

    不过既然妈妈说这间卧室变成审问室了,蓉阿姨应该不会再挨打,我心绪稍平地和两个妹妹去了另一间卧室。

    刚房间我还以为她们会留面,谁知安诺居然摆公事公办的态度,让我坐在一个的凳上,我诉苦说:“被打了,坐不去。”她才让我趴在床上。

    接着她和北北坐在我的两边,两人的手里都着几竹条。我说:“请问接来是女单打还是女双打?”

    “接来是混合单双打。”

    “什么意思?”

    “就是一会儿单打,一会儿双打,混合着行。”

    我小声说:“还真要打啊?你们可怜可怜我吧,你们的好哥哥这几天都不能坐着说话了。”

    安诺忽然提了嗓门:“你事,还好意思求饶?不行,饶了谁也不能饶了你。”说完拿着竹条重重地在床上敲了几,北北急忙推了推我:“快叫。”

    我心领神会地发惨叫声:“啊……好疼呀……轻一……都要打烂了……”

    北北也装腔作势地大声说:“最的人就是你,别以为我们会心,今天这顿打是甭想躲过去了。”说完也用竹条使劲地敲着床,我合地发更凄厉的叫声。

    惨叫了一阵后,我低声问安诺:“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提前给我报个信?”

    她也小声说:“来不及了,云阿姨把我和北北的手机都收上去了,突然就说要执行一个秘密任务,我们也不知什么,谁晓得是你和蓉阿姨在这里。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

    我支吾着说:“我和她的事……唉,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安诺“切”了一声:“不用那么费事,一句话就说得清楚:你好病又犯了,只不过这次倒霉的是蓉阿姨。”

    北北也数落我说:“哥哥你也真是的,专挑边的人手,蓉阿姨是嫂的亲妈,她从小看着你大,你怎么……对她也兴趣?”

    安诺说:“是啊,没想到你那么喜成熟的女人,怪不得以前总让我穿云阿姨的衣服。”

    我急忙摆着手:“快别说了,当心让她们听见。”

    “你还知害怕了?哼,你背着我们在外面偷腥,我们还没跟你算账呢,就算云阿姨不说,我们也打算好好教训你一顿。”

    “是的,哥哥,你这次得太过分了,我们也不能帮你了。”北北也不再同我了。

    “对不起,我真的错了,辜负了你们。”

    “你的错误非常离谱,简直无视我们的存在,我们也很生气。”安诺继续数落我。

    “我们虽然不是你的妻,但也是最亲的人,你这样真的太不尊重我们了。”北北附和说。

    “你们别生气了,我以后肯定不犯这错误了。”我也很疚,自己一直瞒着两个婊婊,掉过来却还要寻求她们的帮助,确实有过分。

    “哼,看你以后的表现吧,反正你在我们心里的地位已经降了。”

    “是是是,我以后一定好好表现,争取宽大理。”

    “你又来这了,每次都用说话逃避审查。”两个婊婊的脸都不太好看。

    “诺诺,我想问一,这次行动是不是你的主意?”我试探地看着她的睛说。

    “我刚才都说了,本就不知你在这里,你怎么还是不相信我?”

    “不是不信你,我只是觉得今天的事好巧,一定是经过了周密的布置。”

    “那也跟我没有关系,我和北北只负责帮忙,别的一概不知。”

    “你们真的事前没有开会吗?”我还是半信半疑。

    北北说:“真的没有开会,妈妈突然就把我们叫来了,说是有急事要办,然后大家就一起到蓉阿姨家的楼了。”

    “妈妈那么谨慎是怕你们通风报信,她真是料事如神。”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