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24.11)同人续写(1/5)

    2022年5月13日

    24.11

    等我和蓉阿姨看到闯来的人,嘴就张得更大了,因为来的不是别人,全都是我们认识的人,而且都是女人,她们就是:妈妈、依依、北北、安诺。再加上搂在我怀里的蓉阿姨,实际上这五个女人都和我发生过关系,如果说现在是“一龙五凤”的夫妻见面会也不为过,或者叫“凌小东与五女现场会”也可以。

    可惜这些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已,事实上是我和蓉阿姨被人捉了,而且被人实实在在地堵在了床上,这里绝对没有任何冤枉的成分,我们两个人不但赤条条地相拥在一起,而且官也密贴合在一起,如果说不是在偷那才是活见鬼了,可惜他们来的时间计算得太准了,如果等我们、洗完澡再来,就算把我们堵在被窝里,我也可以说自己梦游了,现在摆成这个最羞耻的姿势,说什么都是白费,赤的现实只有一个:我和蓉阿姨在幽会,而且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现在忽然明白为什么隔会响起震耳聋的舞曲声了,妈妈她们一定是借着音乐声的掩护溜来的,不然以我和蓉阿姨的训练有素和警觉,断然不会察觉不到有人溜。唉,我真是愚蠢透,隔几乎没人住,怎么会突然响起舞曲声呢?而且跟我们的几乎同步发生,不值得怀疑吗?我实在是太大意了。但是有一还不太清楚,她们是怎样从隔蓉阿姨家的呢?

    这时我避开妈妈和依依愤怒的神,迅速看了一安诺,她不安地避开了我的睛,我一就明白了,从隔是她的主意,只有她和北北最了解这栋楼的结构设计,当初就是她告诉我这里相邻两个单元的房台是相通的,她和北北为了跟我私会还租了相邻的两间房,目的只是在被人堵住门的时候便于从台逃脱,偏巧蓉阿姨租的是另一个单元的房,与她们租的房结构完全一样,我们又忘了在台设锁,就这样被几位女将趁虚而了。

    想不到安诺竟然和妈妈联手了,这实在太可怕了,我心里暗暗发一声惨叫,以后恐怕更加没我的活路了。

    因为我和蓉阿姨偷的场面太过惊心动魄,几个捉的女人一时不知该怎么手,我和怀里的女人还抱在一起,好像一尊双人塑像一样一动不动,姿势很像藏传佛教中的喜佛。对于我和蓉阿姨来说,好像目前这个姿势是最安全的,我们意识地觉得这样抱在一起可以互相保护对方的隐私,算得上一比较保险的防御模式。

    可是妈妈和依依都忍不住了,尤其依依还是我的正妻,更是又生气又恼怒,她气的是自己的老公又轨了,恼的是老公轨的对象居然是自己的妈妈,妈妈平时不是最看不上他吗,他们怎么会搞到一起的?

    妈妈同样气得火冒三丈,她知我素来招蜂引蝶,对我的轨早有心理准备,只是她没想到我居然和她的好闺搞在一起,以前的担心和猜测都成了现实,她的愤怒如山洪暴发般倾泻而,一时不知该怎么发来。事搞到这个地步,叫她以后还怎么和闺?还怎么面对依依?

    两个女人都气得直哆嗦,但又保持了某克制,她们都意识到普通的捉路不足以应付前的场景。换句话说,如果我偷的是别人,她们早就扑上来揪着打一通了,但是因为我偷的这个人跟她们很熟悉,而且是非常亲近的人,不是什么妇小三,所以常见的那些暴打轨男女的招数不适用了,这真是一难解的题目。

    安诺和北北都嗅到气氛很张,知不到她们说话,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两步。安诺的脸上写满了歉意,北北则同地看着前的场景。

    妈妈决定打破前的僵局了,她虽然也跟我登记结婚了,但毕竟是秘密行的,万万不能在众人面前显来,遇到危及婚姻家的大事还得靠依依面,她转看了一依依:“你说怎么办?”

    依依这时居然还说:“妈,我听您的。”

    “这事你也听我的吗?”妈妈气得把她往前面一推,依依才如梦方醒地冲到我们面前,怒气冲冲地喝:“凌小东,你算对得起我。”抡圆了胳膊狠狠地给了我一记耳光,不过她力气不够大,我只是晃了一晃,还留在原位。

    我愧疚地看着她说:“对不起,媳妇儿。”

    “混,你不要脸,你是畜生!”

    “媳妇儿,你消消气,听我给你解释……”

    “我不听!你这个王八!”她又狠狠给了我两个嘴,这回打得比较狠,我的和蓉阿姨的撞在了一起,蓉阿姨明显被撞得比较疼,她觉这一好像是打在了自己的脸上,但是一声也没吭。

    “你们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事?”依依周散发着难以遏制的怒意,对她来说这场面更为痛苦,因为普通的捉只会遭遇丈夫的背叛,她却看到了亲生母亲和丈夫媾和的一幕,这痛楚带来的心灵上的伤害往往是双倍的,她觉自己的心被彻底撕开了,撕心者就是她最亲的两个人。

    “媳妇儿,你想打我就使劲打,但这件事跟咱妈没有关系。”我担心地看着她。

    “那跟谁有关系?”

    “跟我有关系。”

    “也就是说,是你勾引她的,对吗?”

    “是这样的。”

    “臭,你想骗谁?你跟她的谈话我们都听到了,你们真……恶心!”

    “媳胡儿,事不像你想的那样,能听我解释一吗?”

    “去你的,别想再骗我了,”依依愤怒地说着,“其实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当初参加游泳大赛的时候你俩成天黏在一起,后来又搞什么接吻大赛,你们从早到晚地亲嘴儿,打kiss的场面都上了电视了,你说,你们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没有。”我矢否认

    “还说‘没有’,看看你们现在的样,抱得比夫妻都,谁会相信你们没有关系?”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