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24.10)同人续写(1/5)

    2022年5月13日

    24.10

    快到晚上九的时候,我起准备回去,蓉阿姨蓄地说:“你要是累了的话可以多歇一会。”

    “那多不好意思啊,怕打扰您休息。”我满脸堆笑地说。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

    “我一直都很有礼貌。”

    “想个有素质的狼是吗?”

    “您太直率了,这样会没有朋友的。”

    “我看你装大尾狼装得太辛苦了,不如坦白一些。”

    我看着她在前来回晃动的丰满躯,禁不住咽了一,蓉阿姨跟妈妈一样,怀了孩以后就增加了很多味,显得特别地成熟丰腴,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我有几次把手都伸去了,中途又缩了回来。

    她终于发现了我的异常,纳闷地问:“你什么?在打太极拳吗?想摸又不敢摸?”

    “您已经怀了,我要克制住望,不能再来了。”

    她白了我一:“德,好像你是个正人君似的。”

    “对呀,因为我不是君,所以您很危险,还是跟我保持距离的好。”

    “哼,真虚伪。”她没理我,自顾自地去洗漱。

    当她洗完了来,递给我一睡衣说:“该你去洗澡了。”

    我兴地说:“您的意思是我今晚可以在这儿睡?我没听错吧?”

    “你又不是第一次在我这儿睡觉,怎么搞得受若惊的,像个男一样?”

    “嘻嘻,这样才有意思嘛。”

    “别废话了,快去吧。”

    洗完澡后我站在蓉阿姨的房间门说:“妈,那我就去另一个屋睡了,晚安。”

    她放手里的书说:“你还要装去是吗?”

    我笑着屋爬上她的床:“您怎么还看上书了?是《金瓶梅》吗?”

    “你就会看这些黄的书吗?”

    “起了一晚上的名字,实在有乏味了,咱们探讨一世界各国的小黄片如何?”

    “不兴趣。”

    “那您对我兴趣吗?”我脱掉睡衣把肌展示给她看。

    “你真的会带我走吗?”她又问起了最关心的问题。

    “您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的。”我看到她被撑起的睡衣,不自禁又把手伸了过去,伸到一半又生生停住了。

    “你怎么了?又开始装大尾狼了?”蓉阿姨不满地瞪着我。

    “唉,您现在太了,我不敢摸第一,就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你以前的劲儿哪儿去了?在车里把我折磨成那个样,还钻到箱里混我的家,当时想过怜香惜玉了吗?”

    “当时您健康,当然可以一些大胆的游戏了,现在怀了,是重保护对象,必须怜香惜玉,这没什么可说的了,就是有望也要忍住。”

    “我自己的还不了解吗?只要动作不剧烈是完全可以过生活的,你擒故纵地玩了半天,是不是成心逗我?”她的话里透着埋怨。

    “嘿嘿,您别生气,这我没顾虑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脱掉她的睡衣,珠圆玉的胴,几日未见,觉比怀之前更丰满了。

    蓉阿姨红着脸任我作着,不是很抗拒,但也没有特别合,她到底自恃岳母的份,不可以表现得太豪放,但心里怎么想的我就不知了,估计一定也很饥渴,自从离婚之后她就一直涸的状态,虽然偶有自,但如何能跟我的大杀相比?

    我的抚如潺潺小溪一般遍她的全,圆硕的豪、丰的贲、结实健的玉无不留舐的痕迹,她本就如炽,终于不能自持地起来,加上我挑逗的话说个不停,时不时地还与她纠缠,的风暴越来越猛烈,她渐渐放矜持,什么德都不再考虑,只想立刻跟我投到无边无际的海中。

    以前跟我看小黄文的时候,蓉阿姨对女望控制的桥段始终不太相信,觉得那都是编书的人夸张的写法,她持认为人的意志力可以战胜一切,所以一个女人如果想守得住自己就一定不会沦陷,如果这件事放到自己上,她自信一定会经受住所有的诱惑和考验。

    可惜事不是一成不变的,当我一次次地将她拖海后,她吃惊地发现对我的调越来越适应和依赖,期间曾经想过反抗和逃避,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而且每一次瘾复发后都比上次来得更猛烈,书里描写的女沉湎于后不能自的场景居然在她现了,她很是恐慌,却又不知接来该怎么办。

    我不知她的想法,还是如贪吃熊一般在她上亲来亲去,里分源源不断来,如洪一般难以遏制,隆起的耻上布满了亮晶晶的,像披了一件透明的天衣,黑白分明的与耻形成了鲜明对比,比任何颜都更夺人心魄,在我的充分撩拨,她压抑不住地扭动起息声吁吁地愈来愈响,仅有的矜持也保不住了。

    不光是我诧异,蓉阿姨也对自己的反应越来越惊恐了,以前她还能顾忌份有所控制,现在却几乎完全失控了,这失控之可怕已经超了她的预判,现在她最怕我将靠近,我甚至不需要抚摸房和小,只需在脸上亲一就能让她的变得光,这似乎成了条件反,我就像一个行走的人形药,只要靠近她的三尺范围就会让她浮想联翩、火难耐,她会认为我每次现都是来找她的,不会有别的事,搞得我俩之间除了关系好像没有别的联系了。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