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nu星yin游记】(14)(1/1)

    2021年9月9日

    「你疯了!」

    小翘胡被阿旺突如其来的举动打了个措手不及。

    「你们才他妈疯了,想在我面前杀我老婆,还想让我亲手动手??可断,血可,老婆可不能丢!得了手才他娘的有鬼了!!老实喊的话,小心老锯了你!」

    「你这贱……」

    小翘胡怒不可遏,在他看来,阿旺就是个胆小如鼠的歪,势没设想敢来这么一,但又忌惮架在颈上的刀,不敢轻举妄动。

    在房外等候的修女听到动静,提着灯敲了敲门,来看到突生变:受考验的男主,正把圣刀架在见证人的颈上,本该死去的祭品,却被解开了束缚,跟在阿旺的后。

    阿旺看到她,向她喝「给我准备一辆燃料充足的飞行舱,命令他们在教堂面前等我!敢甩样,老先把他锯了!」

    小翘胡也朝修女暴喝「呆着嘛,赶去准备!」

    修女被突发的一幕吓得呆住,转向外跑去,提灯摔落在地上,着了门边的地毯。

    「小芸,我们走!」

    阿旺向小芸招呼

    「主人,您……」

    小芸被他的举动吓了一,她从来没想过,主人居然会有这样的胆!「主人,快住手!这是公然挑衅位面之神的教义!是伊星最重的罪行,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主人的!」

    小芸大声劝

    「一切随心,万事随缘,总之先逃去再说!」

    阿旺把小芸一把拉到自己边,刀架在小翘胡颈上,一步一步地退了着火的房间。

    火势迅速蔓延,但是幸好修女们都察觉到了异象,纷纷逃了去。

    在两边牢房里修女的兽兵听到了异动,怪叫着跑来,他们并不在乎火焰,发现了胁持着人质的阿旺和小芸,着腥涎,围在三人数米开外的地方,不知是忌惮小翘胡,还是阿旺手里的白霜般的圣刀。

    阿旺本来胆就小,看着狼人那血红睛,几乎,架在小翘胡上的手剧烈地颤抖着,划血痕。

    就这样,三人和狼人们一路对峙着,在火光的映照,一步一步地退到了教堂的门,空气传来火焰腊腊燃烧的声音。

    夜幕大的火光冲天而来,修女们已经全,远远地望向火光,向位面之神祈祷着,地牢里的兽兵从火焰中窜,嘶吼着把他们仨围了个里外三层。

    离他们最近的,是十来只两人的狼人,也最兽兵团里最可怕的怪

    火光映照着天上大的圆月,不知为什么,阿旺觉得这一幕似乎有熟悉。

    「接接接来……怎怎怎怎怎怎……怎么办才好」

    阿旺张地向小芸发问,脸上挂满了豆大的汗珠。

    小芸抱着他的手臂,迷惘地看着他,显然也一样没了主意。

    「对了!屠隆!!!」

    阿旺心里突然燃起一丝希望。

    「那小绝对不可能杀他老婆的!估计他很快就来跟我汇合了,那家伙手那么好,肯定能带我们杀重围!」

    阿旺这么想着,在逃的人员中张地寻找着屠隆和月雫的影,但是却一无所获。

    「难怪那家伙没困在火里,没逃来?」

    阿旺不安地想,转念想想应该是不可能的,那小手那么好,连修女们都来得及逃来,那小不可能被落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空气张得像凝固的血块一样,阿旺几乎是数着自己的心声等着屠隆来救他。

    一千,两千,三千,听着狼人可怖的呜鸣音,每一秒都是煎熬。

    狼人血红的睛倒映着,更为吓人,咙里低声的呜鸣似乎和阿旺的心同步,让他肝胆俱裂。

    然而屠隆并没有现。

    一只狼人向前踏了两步,走到离他一米近,向他呲了呲牙。

    「诶诶诶诶!你不要过来啊!!」

    阿旺张大叫起来,像挥舞火把一样向它们挥了挥手里的刀。

    白刃一离开自己的脖,小翘胡看准机会,对准阿旺就是一脚。

    「呜………………」

    阿旺痛得睛都快掉了来,弯腰,一手捂住了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小翘胡看准了时机,撒便跑,但很不巧,他的脖正好撞上了阿旺胡挥舞的刀刃,他圆睁着睛,颅像发丝一样飘落,落到地面,似乎仍然无法相信发生了什么。

    「诶……不好意思耶……」

    阿旺本无心杀他,看着他掉到地上的脑袋,呆呆地了个歉。

    失去颅的无力地跪,断颈上鲜红的血泉,让狼人像沐浴在血雨当中。

    「呜哦……………………」

    狼人们被鲜血一激,昂着,对着圆月嗥叫起来。

    它们上的铁

    怒张,像刺猬一般,显然已经了杀戮状态。

    「完……完了……」

    人质也没了,屠隆也没现,还不小心激起了狼人的兽,阿旺无力地垂刀,一边哭一边傻笑起来。

    其中一个最大的狼人弯起后,一个猛扑,张开血盆大看就要将阿旺和小芸吞噬!「救命」

    阿旺哭着抱着

    「轰!!!」

    一声响。

    一颗炮弹准确无误地落在狼人的上,在空中爆一团火焰,正在猛扑的狼人被炸飞,落教学熊熊燃烧的火焰中。

    其他狼人纷纷向天空看去,只见一个着飞行盔、护目镜,穿墨绿披风的战士,正骑着一艘飞行托艇,速向它们近。

    战士的双手一炮门,速穿甲弹在空中划弧线,然后贴着地面,向狼人群飞来,站在前的几匹狼人猝不及防地被纷纷炸飞。

    腾了一片空地。

    其中一狼人躲过了炮弹,张开利爪,准备将阿旺撕碎,却被托直直撞上,撞飞数十米开外。

    阿旺惊魂未定,只见托飞艇利用撞击,猛地将艇刹住,一个U型甩尾,停在他在小芸面前。

    「上来」

    战士命令,他着遮脸的飞行盔和护目镜,阿旺无法看清他的面容。

    「你是……」

    阿旺有无法相信前的一幕。

    「我说!上来!!」

    战士揪起他的领,把他拎起一把丢到后座。

    轰地一声火焰,极速升空。

    小芸在地上,呆呆地看着托艇的引擎着蓝的火焰,飞速地离去。

    「诶!!等等,我老婆,我老婆,放我去!我老婆还在面呢!!」

    阿旺拍着战士的后背,大叫

    「没时间家她!」

    战士也不回「放心,她不会有事的,她只是个祭品,在仪式中只是像个品一样的存在,祈雨不成,没有人会把气在法上,倒是你,你知自己闯了什么通天大祸吗?」

    向一看,果然,狼人们像是没看到小芸一般,嘶吼着绕过她,上屋,追在他们后。

    这时,教堂熊熊燃烧的火光中,传一声悲惨而绝望的狼嚎,彷佛泣血一般,在圆月久久地回着。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