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nu星yin游记】(13)献祭(1/3)

    【伊星游记】第十三章:献祭

    作者:badrance87721

    2021年9月8日

    字数:7000 

    月光,悬崖边上的一栋小别墅静静地矗立着,夜风撩起白的窗纱,里面混杂着女人若无若无的和男人低沉的呜鸣,不住晃动的木桌上,正俯趴着一洁白的女,她的上趴在平整的桌面上,双手正用力地抓住桌布,一双浑圆的玉在桌面上压成扁圆形,她的腰沉,像母狗一样向后拱起,她的后,一个壮的男,正抱着她的,拼命耸动着腰肢,月光般雪白的玉中央,着一乌黑壮的上血盘龙错,着一圈的兽了,倒刺般的兽便将里的勾住,不断地带,像一朵在玉中不断绽放的,被扩张成杯门不时被兽割伤,在兽上留缕缕细如发丝的血迹,月雫一手抓着桌布,另一手护着肚,默默承受着冲击带来的痛苦与甜,她用力咬着桌布,尽量不让自己发痛苦的叫声,坏了主人的兴致,她的小腹圆而优,显然已经接近临盆,伊星女为了更好地伺候男主,期都分外的短,然而她的四肢和腰却保持着少女的纤细,从后看去,仍然彷若未经人事的豆寇少女,唯一能看的变化,便是间的,原来白如馒的小,在激素和一年不间断的合作用,变得胀而艳红,像两挤在一起的牡丹,只细细的红的一端,挂着一缕清亮的,在后合的撞击,在空中来回摇坠未坠,远远看去,就像少女葱芯般的玉间夹了一只桃,显得又纯又

    自从她怀后,屠隆怕伤着婴儿,再没用过她的小,一开始屠隆把全的兽都发在了新买的事小丽上,每天都把她个半死,然而没过几天,月雫便以为屠隆嫌弃她了,看她悄悄在角落拭泪的可怜样,屠隆连忙温言好语相,并且恢复了每日的温存,折衷之,只好在后和她,只是她的太过实,每次,都会血,然而,这带着痛与甜合,月雫却甘之如饴,只要能让主人兴,有什么痛苦她是不愿意承受的呢?正想着,后的屠隆一声低吼,将到最,一动着了她的,屠隆趴在她的背上,一边息一边,良久,才将沾满白浆缓缓退,白卟哧一声满溢而阜,淌到腹上。

    月雫连忙伸手将接住,就要往嘴里送,却被屠隆轻轻抓住手腕,「说多少次了,来的就不要了」

    「但这是主人宝贵的圣……」

    月雫害羞地说「这东西算什么?」

    屠隆将她抱放在自己大上「等小宝宝来了,你这里每天都会装满我的,你可要准备好了」

    屠隆的手从向她的,在间充血的上抚娑起来,怀以后,她的变得异常,一手才能勉盖住,让屠隆馋不已。

    「是的……主人」

    被他的大手摸过,月雫满脸赤红地息了一声「主人……月雫面……」

    「又胀了?」

    屠隆问,月雫红着脸

    屠隆将她抱在怀里,让她张开双,两手指在上一撑,闭着的随之分开,里面红的小

    只见那艳熟的上,居然复盖着一层泛着珍珠白光的,在月光若隐若现,屠隆扶着再次起的,用上来回动了几,在上轻轻一

    「啊……」

    月雫轻呼一声,殷红的女血绕,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大!就像一样,从原来闭的小,打了屠隆的小腹,像清一样,既粘稠又温

    「你这的量,越来越多了」

    屠隆笑「对不起,主人……」

    原来月雫每次和屠隆,动时产生的,都被封堵在里,鼓胀难受,每次都要屠隆帮她将破,释放来,才能缓解。

    「都被我过上千次了吧,每次都能得完好如初,你这还真是顽

    屠隆说「对不起,主人……月雫是个没用的……」

    月雫歉起来。

    「话说……今晚的这个'考验'的容,你是真的一都不知吗?」

    屠隆问「是的,对不起,主人……月雫作为一个,接受的女教育本来就跟别的女不太一样……」

    屠隆嗯了一声,没太在意,月雫见他又起来了,连忙跪到他的间,扶着腹,用嘴抚起的

    接受考验的时间正是今晚,屠隆也是刚刚接到关于地的通知,而且他也是刚刚得知,考验需要带上月雫,见证人是上级指派的,屠隆曾经打听过关于考验的容,但他发现,这个考验由议会中的最神秘的宗教门直接把控,而且完全没留任何的记录,连文字的记录都没有,向和他共事的男主询问,他们也是守如瓶,屠隆怕引起议会的不满和疑心,也没刨问底去,再说,连伊星的这些蠢都能通过的考验,怎么可能难得过他呢?他抚摸着

    月雫的秀发,看着她在自己间卖力吞吐的样

    重要的,除了保护自己这个心的女人外,更重要的,还是报仇。

    对,疤面王杀妻毁家的血海仇,屠隆一刻也没有忘记。

    仇恨的确是件奇妙的东西,会消逝,人的音容笑貎会被时间冲刷得模煳。

    但是只有仇恨的本,就像烈酒一样,随着时间的蒸腾,只会变得更加烈而呛

    那次唆骗阿旺的刺杀计划并没有成功,不知为何,屠隆反而有松了一气的觉,并不是担心事,而是如果让疤面王就这么暴毙而死,未免太便宜他了,屠隆想要的是让他亲看着自己的女人,被玩成一堆狗都不会嗅一的臭,然后看着他的晴,将他的地削来。

    会有这一天的。

    在他的月雫发现主人似乎突然兴奋起来了,在她的中膨胀起来,撑得她的小嘴发痛,一双大手着她的,将不断地探,反复着她来取乐,好一会,才将,涌咙的又多又急,呛得月雫猛咳了一会,连泪都咳来了,才勉咽了去。

    完事后,屠隆命令小丽来打扫房间,他和月雫一起沐浴更衣,等到午夜时分,坐上飞行舱,划破夜而去,黑幕中的伊星恬静无比,黑的天幕之上,一的圆月当空,清冷的月光中,彷佛隐约透些许血,令屠隆想起了当年在地球上空突然现,又突然消失,为地球带来了伊星铁骑与毁灭的血红,那个名为「位面之神」

    的邪神,不安之余,血里的狼血隐隐作动,他用力克制住兽血。

    飞行舱停在一所三角形的教堂式建筑前面,伊星的建筑大都带有一超时代的科技与现代,但是这座教堂那生锈的铁门和黑的破砖,让它看上去像是从中世纪的画册中搬来的一样,教堂的端是一个型的红凋像,毫无表地盯着天上地一切来者,诡异的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它,那个红都像是在直直地盯着你的睛,像是要将来者的灵魂看个透彻。

    飞行舱降落地面,屠隆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

    没错,正是那个跟他一起来投诚的小痞,阿旺,边还站着一个绝的女,正警惕地看着他。

    阿旺的睛刚和屠隆对上,冷汗一冒,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转跑,但还没跑两步,便被屠隆一把拉住。

    「阿旺小老弟,老乡见老乡的,嘛这么急着要跑啊?」

    屠隆笑着把他拎了起来。

    阿旺呆了几秒,知躲不过了,装笑着转过「诶哟哟哟哟……我还说是谁呢,原来是屠哥,神不好,都没把您给认来,许多不见,甚是想念……,哥最近咋样啊」

    阿旺连手心都在冒着冷汗。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