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ru室之收养ri记(326-330)(1/5)

    【第326章】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你才是罪魁祸首,现在你该为你犯错付

    代价了......」

    奥玛尔咬牙切齿的说,说完之后他发了一声闷声,同时双手扶住可心的

    双,腰用力的往前一,用的力很大也很勐,彷彿他的是一把刀,用

    这把刀使劲来报复我。

    在他腰使劲往前的一瞬间,他本没有丝毫怜香惜玉,十分的暴和凶

    狠。

    虽然我和他对视着,但是睛的馀光还是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比鹅还要大的

    分开了可心的,把可心的分开到最大,甚至可心的被撑得

    已经绷发亮,但还是挤开了可心的,硕大的瞬间埋了可心的

    之中。

    「啊........不要......啊.......」

    在奥玛尔的一瞬间,可心的上半瞬间仰起,脸的五官有些扭曲,看

    得来她十分的痛苦,一来是因为被奥玛尔佔有的心裡痛苦和絶望,二来是奥玛

    尔的太大了,的力也大,所以可心的被奥玛尔撑的很痛。

    可心的双手想去推开奥玛尔,甚至双蜷起想要踹开奥玛尔,但是最后她还

    是忍住了,因为她不能反抗奥玛尔,为了保全我的命,最后她收回了双手,不

    甘心地再次躺在了桌面上。

    刚刚奥玛尔的使劲一,只是把和冠状沟去,也只是

    了前面,还有大分的还留在外面,他的实在是太了,可心作为

    东方女,开始的时候本无法适应非洲人的尺寸,更何况奥玛尔的还是非

    洲人中的佼佼者。

    「哦!好......好!太舒服了.....」

    奥玛尔仰着,双手住可心的双,让她动弹不得,可心晃动着,反

    而带动奥玛尔的里搅动,让奥玛尔发了阵阵舒的讚叹。

    「看到这一幕你伤心吗?被自已最痛恨的男人带绿帽,没有什么比这更痛

    苦了吧?但是我告诉你,我这些年的痛苦一不比你少,你欠我的,现在还不够!」

    奥玛尔说到最后,再次咬牙切齿,再次用力往前一,只听到可心再次

    惨叫的一声,再次中,现在奥玛尔的已经一半了,可心的

    分开到最大,的箍住了奥玛尔翻着的包裹着奥

    玛尔的半

    「啊..........」

    可心此时已经认命了,她不能反抗,也不敢反抗,只能承受着这一切,当奥

    玛尔再次的时候,可心已经躺在桌面的上半再次抬起,发了一声痛苦的

    ,她的双手的抓住了桌的边缘,手指关节已经用力的发白,手背的青

    凸起,指甲彷彿要掐之中。

    可心的双闭,五官有些扭曲,此时的痛苦还有心理的痛苦一起折磨

    着她,至少我现在只有心理的痛苦,上并未受到折磨。

    仰起上半两秒钟后,可心再次躺在了桌面上,她丰满的房剧烈的上

    伏着,呼急促,彷彿被人了一刀一般,死前痛苦的

    「哦........无数个夜晚,我都幻想着这么一天,今天终于实现了

    ,着你心的妻,给你带上绿帽,看着你现在无比痛苦和絶望的表..

    ....」

    奥玛尔此时中掩饰不住舒的表,看的来,可心的火凑让

    他觉到十分的舒,但是他还是忍住立刻送的冲动,一,一边

    一边刺激我,此时对于他来说,对于我的报复和心理满足才是真正的目的,

    和可心的只是报复我的手段罢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奥玛尔的再次往前一送,再次可心的

    现在虽然还没有尽,还有一小段留在外面,但是度已经比思

    建还要了,可以说此时到可心度,就是已经有史以来最

    的了,这度和度,也不知可心能否承受的了,毕竟可心是黄人,她的

    不是为了非洲黑人准备的。

    可心再次发一声痛苦的,这次声比刚刚两次都要大,她的上半

    再次仰起,拱起了大约几秒钟后,她才再次躺,只是她没有完全躺,脖

    仰起,似乎已经到她让她无法在严直的躺去,

    撑满的觉,让她觉到痛苦,但官的刺激也不可避免。

    奥玛尔黑的大在可心的中,黑,雪白的和小腹,

    对比是那么的烈,给人带来了极致的官刺激。

    可心的泪,只不过泪似乎已经乾了,已经没有太多的泪可

    以,她唯一能够的就是闭上睛,不去看这一切,只把这一些当成是一场梦。

    「亲的,看着我,睁开睛看着我........」

    奥玛尔不再看我,而是转看着可心,此时可心躺在桌面上,闭着睛正在

    不断的泣着,奥玛尔的中充满了慾望,本没有半分的不忍,他对着可心温

    柔的说,但是可心没有睁开睛,只是闭着睛躺在那,的肌痉挛着。

    「现在你已经被我佔有了,咱俩的已经连接在了一起,你的心裡很痛苦

    ,但这一切都是拜你的丈夫所赐,你是受害者,我也是受害者,咱俩可以说是同

    病相怜,所以请你不要恨我,你应该恨你的丈夫,谁让他侵犯别人的妻在先,

    还让我当了几年孽的便宜爸爸。亲的,希望你能放开自己,既然你无法反抗

    ,还不如去慢慢享受,不是吗?」

    奥玛尔双手抚摸着可心的房,轻声的说

    「嘿.........」

    奥玛尔说完那些话之后,轻轻的抚摸着可心的房,像是给可心安,可心

    的渐渐的安静了来,只是等可心刚有所适应和放鬆,奥玛尔再次轻哼一声

    ,再次使劲的往前一,这次的用的力度很大,是最大的,奥玛尔残存的

    可心的之中,终于尽了,奥玛尔的瞬间把了可

    心的,俩人的的贴合在一起。

    「啪.........」

    在俩人撞击在一起的时候,还发了清脆的撞击声,撞击声参杂着粘粘

    的声,是那么的清晰。

    「噗........」

    与此同时,俩人的中间发了两个犹如放一般的声音,大量的空气从

    俩人密相连的中间挤了来。

    奥玛尔的实在太大了,可以想像他的把可心的完全佔据,甚至

    连都没有一丝的隙,裡面的空气也顺势从俩人密的中间挤了夹,

    在空气被挤之前,可心的小腹微微的鼓起,那是随着奥玛尔,空气

    在裡面膨胀,把可心的小腹撑了起来,随着空气的被挤压排,可心的小腹终于

    重新恢复了

    「啊.........好痛......痛........」

    当奥玛尔把的一瞬间,可心的上半再起仰起,应该说她瞬间

    坐了起来,双手使劲推开奥玛尔的膛,她爆发了自己的力气,因为她因为疼

    痛有了大的本能反应。

    只是奥玛尔抱着她的大中带着熊熊的慾火和疯狂,可心终于被佔有了

    ,奇蹟最后还是没有现........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