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ru室之收养ri记(316-320)(1/5)

    【第316章】

    被带来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心中日思夜念的可心。

    此时她的髮有些凌肤也比较苍白,而且没有神,但就是如此颓废

    素颜的可心,还是那么的漂亮,此时的可心衣衫完整,没有多少凌,看样

    心应该没有被他们欺负。

    可心门后,睛有些无神的看了一那个黑人,中的绪很平澹,之后

    转看向了我,她开始也是随意的瞄了一,之后睛瞬间变大,原本无神的

    睛瞬间变得激动,嘴颤抖着,中带着不可置信。

    可心被拖房间后,那两个人就鬆开了可心,可心的失去了平衡,摔倒

    在了地板上,但是可心在摔倒的过程中,睛一直的盯着我,没有一丝的移开,

    哪怕可心趴在地板上,她就像没有觉到丝毫的疼痛,眉都没有皱一

    「老………老公………是你吗?」

    可心趴在地上看了我许久,都没有贬一,她张开嘴颤抖的说,语

    气充满了惊讶和张,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此时我也说不话来,再一次见到可心,我真的不知说什么,看到视频中

    可心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我此时的心是複杂的,尤其还有这个黑人在场,这

    个见面的场景真的不是太好。

    我没有回答,可心看到我没有说话,立刻趴在地板上朝着我爬来,她爬到了

    我面前,此时我坐在地板上,她抬起了一隻手向着我的脸摸来,她上已经没有

    了以前那熟悉的香,我没有去躲避,任由可心冰冷的手摸在了我的脸上

    ,她就趴在地板上抚摸着我的脸庞,睛、鼻、嘴等等.她此时还是不相信

    见到的是我,或许害怕是另外一个人带着人在骗她。

    「好一对患难夫妻同命鸳鸯,我这个人还是比较善良的,就给你们夫妻一

    时间相,让你们好好叙叙旧吧,珍惜吧,你俩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从可心门开始,那个黑人坐在桌后面一言不发,他就那么微笑看着这一

    切,当可心抚摸我的时候,他的神变得沉,之后起微笑着说,说完之后

    走了这个办公室,并且还把房门给我们关闭了。

    「老公,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她看了我很久,加上听到那个黑人所说的话,可心此时终于确定了前的人

    就是我,她不知哪儿来的力气,撑起上半抱住了我,双臂抱着我的肩膀,把

    脸埋在了肩膀上大声的哭泣起来。

    此时我的心也複杂的,我的双手被绑在后,我没有办法拒绝,而且就算

    我可以活动自如,此时我也不会去拒绝,我仰起了,努力不让自己的

    来,虽然相隔四年,见到可心,我的心还是那样的複杂。

    「老公,你瘦了.也憔悴了不少,不过你还是那个样,没有什么变化,和

    我梦中梦到的一样………」

    哭泣了很久之后,可心撑起了,或许她想起俩人的时间不多,不能把时

    间浪费在哭泣上,她面对面的看着我,双手捧着我的脸说

    「这个男人是谁………」

    四年来次的相见,我和她说的这一句话就是这么几个字,也是我心中

    最大的疑惑,也是前最大的危机。

    可心听到我说话后,她明显愣了一,之后神闪过一丝黯然,她叹了一

    气,似乎有难言之隐。

    「都是他,如果没有他,咱们原本可以幸福的生活,一切都是天意人……

    …」

    可心此时脸上带着伤心说,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可心的脸上带着一丝

    悲愤。

    「老公,他就是思建的父亲,在非洲的父亲,也就是凤君的丈夫………」

    听到可心的话之后,我瞬间被吓傻了,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是他?我

    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是他。

    「凤君的丈夫不是死在非洲被炸死了吗?怎么还会活着,不可能的………」

    我的反应就是不敢相信,我一边摇一边说,此对我的大脑已经有些短路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们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只不过他命不该绝,被人从废墟救了来,而且

    还大难不死。而且他还说,之所以这样对付咱们的家,是你有错在先,他这么

    只不过是报复罢了………」

    可心说完这些后,双手鬆开了我的脸颊,一时陷了沉默,我和她都不知

    说什么好。

    如果这个黑人是凤君的丈夫,那么有些事我已经明白了,如果思建是我的

    儿,这一确认无误的话,那么他就成为了一个便宜父亲,可以说被凤君带了

    一个摘不一掉去的绿帽,而且这绿帽对于一个男人是最大的侮辱。

    思建以前对我说过,这个男人早就知了,所以一直对他和凤君母

    待,最后的风君鬱鬱而终。

    如果这么说来,他对我行报复,也就说得过去了,只不过这个人的心机太

    了,而且特别的记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他的家族很富有,是非洲当地比的大财困之一,而且还毒品等很多非法

    的生意。思建就是他作的一个棋,至于思建为什么拿听从他的,来对付你,

    我就不得而知了,或许他拿住了思建什么把柄。」

    可心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十分的无力。

    「这些事我也是最近才知的,也是思建和我说的,这个男人把我抓来的

    时候,也和我说了不少,但是有用的信息并不多。而且我听思建说过,他这个非

    洲父亲,狠毒辣,之所以拖了这么时间,全是因为冷冰霜,据思建所说

    ,冷冰霜好几次差一抓到他,而且让他好不容易带约僱佣兵损失惨重,

    如果没有冷冰霜的阻碍,只怕他早就抓到我们了。」

    听到可心的话,我陷了沉思,我们国家号称是僱佣军的禁地,这些人混

    来容易,可是要把武装备带来就十分的困难了,这些人拿的武都十分的老

    旧,看样是拼装的可能很大。

    而且这个男人在国外经营毒品生意,那么有资金运作这些,研发毒品

    ,也就不足为奇了。

    「思建现在在哪裡?」

    我虽然不愿意提到这个名字,但此时我不得不关心这个问题。

    「不知,我也是睡梦中被人抓来,之后就一直在这了,一转已经在这十

    多天了………」

    听了我的话之后,可心摇了摇

    十多天?那不是我被小刀带到那个因室的时间差不多?难说我俩是一起被

    抓的?此时大脑昏昏沉沉,一时半会想不清楚。

    接来,我俩陷时间的沉默之中。

    「老公,我对不起你………」

    沉默了许久之后,可心突然抬和我说了这么几个字,最简单的一句话,没

    有歉,没有实际的意义,但是却能够让我的心裡好过一些。

    「是我对不起妳,要不是我当年和凤君的孽缘,今天也不会发生这些事,是

    我害妳被连累了」

    听到可心的话之后,也知了事的起因,我心中不免的生一丝愧疚,事

    皆因我而起,我才是罪魁祸首,都是朝着我来的,可心只是无辜被牵连来的。

    那个男人是想让我受他的痛苦,让可心给我带绿帽,在心理上折磨我,

    现在最后的关,他终于在心理上折磨我够了,准备在生理上折磨我。

    「老公,你知吗?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真的想死,我想立刻死,但是我

    不能死,如果我现在自杀,你会受到牵连………」

    可心说完这些后,脸上带着绝望还有痛苦,的挣扎和纠结。

    可心这句话说的我无法理解,我带着疑惑看着她。

    「一会儿请你闭上睛,不要看………求求你………」

    说完这些后,可心闭上了睛,两行泪顺着来………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