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ru室之收养ri记(01-10)(1/8)

    书名:引狼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

    章

    我叫徐建,今年35岁,是一名电视台的记者,由于我踏实肯,也敢冒险吃苦,所以现在的家底也算丰厚。当记者的这些年,可以说很多次都是九死一生,例如我卧底偷拍过黑煤窑黑砖窑,也去过山老林偷拍过伐。如果要说最危险的时候,还是拍摄抚远林场伐那次,那次偷拍的地是在山老林里,一百多里荒无人烟,最后被盗采贩发现了,我不得不一个人在山老林里行了百里大逃亡,差被那些盗采贩抓到,如果被抓到,被杀死在山老林里也不会被人知晓。我在林里走了三天三夜,迷路、断、断粮、虚脱,幸好被一个采蘑菇和松的老汉给救了,现在回想起来还一阵后怕。不过我的工资和奖金自然不少,可以说都是拼命换来的。

    付总有回报,我现在有一个殷实的家,更有一位丽的妻,她叫张可心,温柔如,今年28岁,人如其名,样貌、气质、格,都能到每个男人的心坎里,她的工作相比较我要好的很多,她是一位初中的语文老师,额外兼职学校的心理辅导,工资虽然照我差了很多,但是也算白领阶层。她168,材苗条,因为经常连瑜伽的关系,材好的不得了,火爆而显得不风,走路、肢动作都显得那么的温文尔雅。

    我妻引别人球的,就是她32E的,很丰满,但是没有达到吓人的地步,与自己的材还是十分成比例的,整形象有像日本的女优——香坂优。走在路上,总能引别人的目光,大多数的目光除了她的脸庞,的是聚集在她的房上。由于她是老师,为人师表,所以穿着还是比较保守的。不过就算如此,妻在学校还是受到了很多于青期男生们的青睐,偷偷匿名给老婆写书的人,很多很多。青期的小孩,不知地厚,每次妻回来和我说,我俩都忍不住笑意,现在的孩……妻格比较保守,我俩是一次简单的采访过程中相识的,那个时候我负责制作一起关于青少年的记录题材,取材于妻所在的学校,于是我俩就自然而然的相识、相知、相,最后到结婚。我比妻大了整整7岁,但是我俩很有共同语言,我当时的条件也不赖,算是从知心朋友一步步发展过来的。我俩结婚已经整5年了,结婚的时候,妻刚刚大学毕业到那个学校任教,只有23岁,而我那个时候已经是三十而立。

    由于妻比较保守,所以即使大学的时候谈过几次恋,可是只限于亲吻和牵手,一直保持到了我俩的新婚之夜,就算我俩谈恋期间,她最晚陪我也不会超过晚上九半,超过晚上九半,她父母,也就是我现在的岳父岳母的电话,就会打我妻的电话里,促她赶回家。在这样的家教养和教之,我才能享受到妻的次,这也算是我值得嘘和骄傲的事吧。

    让我有意外惊喜的就是,妻是一个让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女人,也就是俗称的床淑女,床上妇,我是她的个男人,但是她却不是我个女人,新婚之夜的那晚,我她,破了她的,她当时在我的哭了,看到床单上垫着的毯上的落红,我只能用吻和烈的来回报她。没有想到过了夜之后,妻很放得开,我说什么招式她都愿意尝试,、狗式,她都愿意合我,只是妻姿势开始很生涩,最后在我的慢慢调教之,开始变的越来越纯熟,让我享尽了温柔,毕竟她在床上是那么的听话,基本是让她什么就什么。只是她的比较保守,从不夸张的叫床,我俩的时候也从来不爆

    唯一的遗憾就是,我俩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孩,为此我俩还去医院了检查,最后的结果是,妻可心没有任何问题,问题现在我的上,检查的结果说的我成活率太低,不足以让女人怀,从那个时候起,我和妻就四求医,西医,中医,藏医,甚至是乡村土方,能尝试的基本都尝试过了,只是没有丝毫的好转,这也是唯一让我遗憾的事了。

    纸是包不住火的,我不能生育的事慢慢的还是被人知了,家人、亲属、朋友、同事,那个时候的我,几乎成了所有人的谈论话题,虽然大分人都是安,但是还是有极少分人会在背后偷偷的嘲笑和鄙视。那个时间让我受尽了折磨和压力,还好是可心安我,陪伴我,帮我度过了心理难关,让我重新振作了起来。妻没有嫌弃我,对我不离不弃,对我没有丝毫的改变,这是让我最欣的地方,也是我生活去最大的动力。

    从那以后,我一直努力的工作,既然自己生理上是一个废人,那么我在工作上、事业上绝不能是一个废人,这也是我工作这么努力和拼命的原因。

    可心曾经和我说,偷偷的去人工授,这样可以堵住其他人的悠悠之,到时候谁又能知这个孩不是我的呢?可是让我想到,到医院去,额的资金,在库里取一个不知是哪个男人的,注到可心的,让她怀上一个陌生男人的孩。想到这些,我的心里就是一个疙瘩,就是像是吃了一个苍蝇那么恶心,所以我宁愿背负着压力,也不愿意让可心去医院人工授为别人生孩

    至于什么借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我更加无法接受了,连医院正规的受我都不允许,更何况借?所以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孩,我俩甚至好了丁克家这个最坏的打算。

    由于我工作经常差,所以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妻一个人在家里。门在外,免不了被同事们的嘲笑,说一个貌的妻一个人扔在家里,你就不担心?对于这些开玩笑的话语,我都会一笑而置之。我相信我的妻,先不说我对她格的了解,还有我职业的度,作为一个资的记者,而且经常暗访的记者,我的察言观、临场应变、主观判断力,不比那些刑侦警察和私家侦探弱多少,而且我还通各监听和偷拍的技术,所以这一切都完全在我的掌控之

    说来不怕别人笑话,在我得知自己生病之后的那段时间里,可能是我的心理受创,让自己有些多疑,我还真的监听和监控过妻一段时间,包括她手机的监听,家里安装摄像监控等等,但是妻一直没有丝毫的异常,虽然有很多的男人追她,撩拨她,但是她总是决的回绝,甚至有的时候会和那些男人绪化,慢慢的,我也就对妻可心放心了来。

    不过还有一遗憾就是,或许是心理问题,得知自己生病之后,每次和妻,看着妻,我心中都会有一个声音再说:这些还算是么?看着像,里面没有多少,是不能让女人怀的废,徒有其表。

    我被自己心的这影和矛盾一直折磨着,结果的现在功能明显降,有的时候早,有的时候中途疲,我也去医院治疗过,结果男医生告诉我,我这些是心理痿和早,不是生理上的,只能靠心理调节,没有药可以治疗,那段时间,我的人生仿佛达到了低谷。要知,刚结婚的时候,我最多的一夜和可心了5次,结果把可心的腰酸背痛,第二天都没有来床,结果现在……我只能通过努力工作来麻痹自己,调节自己的心。妻一直在床上想方设法的帮助我,衣等等手段都用上了,结果还是不怎么明显,无数个夜晚,我都看到可心在偷偷的自来满足自己,但是可心却没有丝毫轨的迹象和心理,这也是我最欣的地方,也是最对不起可心的地方。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因为得病,竟然无意中造成了我格和心理的变化,这些也是后来我才发现的,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将要这么发展去,直到有一次我自告奋勇的去非洲某战国家去战地记者,而这次的特殊的采访拍摄,这次特殊的旅程,却让我的人生和家生活发生了彻底的变化……

    第二章

    非洲某国因为政权问题,政府军和反对派发生战,民不聊生,这个国家的一举一动早已经成为了全世界的新闻条,为此我们电视台也要派驻战地记者。由于工资和奖金丰厚,我自告奋勇要前去。这个差工作的机会也不是谁想要去就可以去的,一来太危险,虽有当地联合国维和队的保护,但是也可能随时死于战之中,二来这是个业绩和名气的好机会,有上心的记者,都愿意去冒险。

    由于我的资历和丰富的经验,我当仁不让的被选中了,在此之前,我的妻可心劝了我很久,她怕我有危险,只是我有危险的时候又不止这一次,我一直相信一切都是命,如果我的运气好,再危险也会逢凶化吉,如果我的运气不好,命该绝,那么我藏在家里也可能被天灾人祸夺去生命。生病过后,我生活的反而更加洒脱,我无儿无女,除了妻可心,没有什么值得在乎的东西。

    最后我还是背起行去了非洲那个战国家,到了地方之后,才知什么是战争。一路上的难民,鞭炮声一般的炮火声,城市里的断残垣,抬着尸和伤者的救援组织,一切都仿佛是人间炼狱。

    到了这个国家之后,每天妻可心都会打国际途给我,知我是否平安,一天都没有落,让我在这个战的国家享受到了唯一的一丝温。白天我拿着摄像机和搭档门拍摄,还要躲避战火,一次次的与死神肩而过。晚上本无法睡,因为夜里的炮火声,枪声,偶尔也会响起,而且你不知什么时候,炮弹就会降临你所在的房间。

    采访了几日过后,我们在维护队的陪同,去采访和拍摄联合国救援组织的救援医院,去采访在那里的伤者、平民,记录这个惨烈的画面,播放去唤醒全世界人们对这个国家的关注,用人们的良知去阻止这一切。

    到了救援组织的临时医院里,我走到病房之中,这是用难民宿舍来形容更加贴切一些。里面的消毒、药味,吃喝拉撒的腥臭味,简直不能用医院来形容,但是在这个国家现今的况来说,也算不错了,毕竟还有能救人的地方。

    大伤小伤的人,都聚集在一个个帐篷里,就像是难民营一般。我拿着摄像机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取材,拍摄一些伤比较严重惨烈的画面。我见过了不少的恐怖场景,例如车祸的死尸,被烧焦的尸等等,在国的时候就拍摄过不少,但是一看到这么多的血淋淋的画面,心中还是不由得不适和怜悯。

    当我到一个病房,拍摄到一个伤者的时候,我的在她的病床前定格,因为她是一个亚洲人,而且样貌我是无比的熟悉,虽然她的样改变了很多,但是我还是认了她。她全鲜血的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上被简单急救般的包扎了一,躺在那里排队等待手术救援。毕竟医院设施有限,救援人员远远不如伤者多,所以很多伤者只能孤零零的躺在那里排队等待救援,有好多人还没有排队等到手术,就死去了。

    “凤君?是你么?”我颤抖着慢慢的走到那个受伤的女人前,刚见到她的一刹那我手中的摄像机差掉在地上。我现在还不能100%的确定是她,毕竟如果真的在这里相遇未免太巧了。

    我放摄像机,走到病床前,握住她的手轻轻的呼唤着她,她额上都是伤,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她闭目一直没有反应,只是有着微弱的呼。一边呼唤着她,一边我的脑海陷回忆之中:

    林凤君,和我青梅竹。从小一起大,小学,初中,中,大学我们都在一起,她是一个乖乖女,温柔漂亮,是我的初恋,是我生命中个占据我心的女人。我俩在大学时候确定恋关系,一直到大学毕业后,当我俩的恋曝光在她父母面前的时候,她的父母叫我上门客,同时了解了一我家况,这个东西不能隐瞒,我一五一十的向其父母阐明了我家里的况。只是没有想到,凤君这么温柔善解人意的女孩,会有一个那么势力现实的父母,去过她家后,我基本上就没有再见到她。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