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377)(1/1)

    作者:

    字数:3034

    第377章

    那是第十三天的时候,小颖晚上照例来到了我的办公室,还是坐在那里一言

    不发,我的桌上放着她带来的便当,这些天我别说吃了,连便当的盖都没有

    打开过,本不知小颖每天了什么。

    只是这次来了之后,小颖的脸十分的苍白,虽然她化了妆,但还是无法

    掩盖。这段时间里,小颖的脸越来越白,我猜测她或许是因为又上来了,

    只是以前她上来的时候脸变红,现在是变白,善变的女人,善变的小颖,

    谁知呢?所以我就没有当回事。

    晚上我照例回到了休息室睡觉,小颖又睡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只是第二天

    早上我醒来的时候,我走了休息室,看到办公桌上没有了往天的早餐,而小颖

    竟然还在办公室里,只是她躺在沙发上,缘缩在一起,脸毫无血,没有

    半的反应。

    我赶冲了过去,是的,我是条件反般的冲到她跟前,我把脸贴近她,脸

    还没有贴在一起,就受到了小颍脸上传来的气,我把手放在了小颖的脸

    上,脸颊。她发了烧,她在这里「陪伴」了这么多天,终于还是扛不住了。

    烧不是小事,我赶打电话叫了救护车把她送到了医院里,不我们的

    如何,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不能看着她什么意外,所以我只好在医院陪着她。

    原本我打算叫岳父母来照顾她,但是不知该怎么和岳父母解释,自从回来后,

    我还没有去看岳父母和浩浩,因为我害怕自己没有恢复的绪影响到岳父母,让

    他们看来什么,毕竟人老很明。

    第(4)一()(4)主()小(4)说()站(.)祝(c)大(о)家(м)除夕fun

    至于父亲,我压没有考虑让他来照顾他。最后,我不得不暂时放弃工作照

    顾小颖,小颖昏睡了一天一夜后终于醒了过来,通过医生我才知,小颖这几天

    也正好在生理期,加上每晚着凉,绪也低落,所以才造成今天这个样

    「老公,老公……老公……」正当我趴在医院的床上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

    一个虚弱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迷迷糊糊的起

    「你醒了……」看到小颖已经醒了过来,我收起了已经绷了一天一夜的神

    经,也把自己的关心和担心隐藏起来。说实话,让我这么原谅小颖,真的有些不

    甘心,如果这么轻易的就原谅,那么以后再发生同样的事,是不是也可以通过

    一场「苦计」来解?我无法原谅和理解那天小岛上发生的事

    「嗯……」小颍轻轻的,之后我没有再说话,因为不知该说什么,

    病房里陷了短暂的沉静。「老公,我知错了,这回是真的错了,你再原谅我

    一次好不好?」小颖躺在病床上,手臂上扎着滴说

    第(4)一()(4)主()小(4)说()站(.)祝(c)大(о)家(м)除夕fun

    「等你康复之后再说吧……」我沉思了一,只能打个太极拳,把事暂时

    搪过去。

    病房再一次陷了沉静,我叫了一份外卖给小颖,医生稍微检查了一就说

    烧已经退了,打完滴就可以回家了。等滴打完后,我挣着东西带着小颖赶回

    了家里,打开房门后,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厨房的那个血迹早已经清理净了。

    小颖的还是有些虚弱,但是自理没有任何的问题,和她说了一声后我就赶

    回到公司,一天一夜的时间,公司肯定攒了不少的工作。

    在病房里和回来的路上,我和小颖基本都保持沉默,彼此之间似乎失去了共

    同语言,我俩之间的隔阂是那么的明显,在车上,小颍的两只手纠缠在一起,不

    断的扣着自己的手指甲,盖得十分的纠结,低着偶尔用神瞄一我。其实她

    哪里知,纠结的又何止是她一个人。

    到了晚上班的时候,我坐在办公室里正在则结要不要回家去看看小颖,毕

    竟我不能不她的死活。只正当我准备关掉电脑回家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再一

    次打开了,小颖竟然拎着便当又来了,她走路比较慢,还很虚弱,而且走路

    的时候稍微有弓着腰。

    医生说她在生理期,她昏迷的时候医生告诉我的,小颖或许不知我已经知

    了这个事,女人生理期着凉,小颖现在痛经十分的难受,但是她没有表现

    来,她的脸还是那么的苍白。小颖来后,看了我一后,把便当放在了办公

    桌上,之后又坐在沙发上。

    「小颖,你准备用苦计来挽回什么吗?」此时我真的有些被打败了,刚刚

    退烧还在生理期,虽然我对于苦计十分的不屑,但不得不说这招对我十分的

    用,我这个人一直有个病就是耳有些,我准备今晚把事说清楚,

    这么拖去反而折磨我俩彼此。

    第(4)一()(4)主()小(4)说()站(.)祝(c)大(о)家(м)除夕fun

    「我不是什么苦计,我只想陪在你边。」小颖诺诺的看了我一后,

    低着。「小颖,说真的,你真的把我搞糊涂了。既然一切你都早已经知晓,

    那么我不妨都说开了。开始的时候,我确实受到了一些影响,产生了……妻的

    心理,这个心理你已经知晓了。但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变态的心理,还有其他的一

    分原因。一来是满足自己这个变态而又让我后悔的妻心理,第二个就是满足

    一父亲晚年的望,第三个就是也满足一你的望。现在回想起来,这个想

    法和理由实在有些可笑,但是事已经发生无法挽回什么。」说完这些后,我喝

    了一,今天我准备把所有的事都说开了,不再隐瞒什么,全自己的

    真实受。

    「最初的时候,我确实受到了刺激,真的,我看着你俩的视频自,听着

    你俩的声音手,那个时候的我在你的里似乎十分的猥琐和窝对不对?」说

    这里的时候,我反问了一句小颖,小颖没有回答,也没有抬,只是双手纠缠

    在一起,使劲的晃了晃,不知她晃的意思是拒绝回答还是否定我的说法。

    第(4)一()(4)主()小(4)说()站(.)祝(c)大(о)家(м)除夕fun

    「但是随着刺激而来的是吃醋,心酸,我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是

    我却很喜觉,这变态的觉。原本我没有发现自己会有这样的心理,

    也不知这个心理是怎么形成的,或许是小时候的生环境有关也或许是我成

    中经历了什么,但是对不起,这个心理我自己左右不了,而且也是一个意外和巧

    合,让我发现了这个心理,原本我一直不知。」

    「在最初的时候,我对自己信心十足,因为我有信心,你的人是我,你绝

    对不会上一个年过半百的老,毕竟这不现实,我希望你能把之间的

    关系区别开来,满足你自己的,满足父亲的,满足我……变态的心理。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看到父亲比我许多的能力,以及你在父亲上表

    现我没有见到过的疯狂和……放败的时候,我心中产生了恐惧,自卑,心酸,

    随着时间的推移,负面的绪渐渐超越了那些刺激的绪,我开始后悔了,尤其

    是你和父者之间的关系和尺度一次次超我的预想,我真的觉到事无法控制,

    我害怕了,我害怕失去你,害怕自恶果,所以我开始暗地里分开你们俩,亡羊

    补牢。」

    我燃一支烟,靠在椅的靠背上,睛看着办公室棚微弱的灯光,我不

    想去看小颍的表,我就当作这个办公室没有其他的人,我自己在自言自语,心

    无旁骛的把所有的心理话都说来,如果所有的话语都说来后,小颖该是怎么

    样的态度就怎么样的态度,所有的事都说开了,事反而就好办了,自己也就

    不用活的那么累了……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