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25.4)同人续写(1/5)

    2022年5月13日

    25.4

    安诺、北北、依依都和我重修旧好了,只有妈妈和蓉阿姨还不许我门。这个问题虽然很棘手,但是又不能不解决。我好像正在行一次巡回演,安诺和北北是第一站,依依是第二站,第三站就到了蓉阿姨。至于妈妈就很不好办了,她很明显是一位现在剧关键时刻的终极大BOSS,我使尽浑解数也未必是她的对手,所以把她放到了最后一站。

    想要再次打开蓉阿姨的心房并不容易,她不是依依,再用放老鼠这样的办法就不灵了,而且自从我找了她一次后,她又连续搬了两次家,地越来越偏僻,显然都是为了躲着我。

    不过她最新的地址又被我找到了,毕竟找人比搬家容易。我给这个新地址订了一大堆商品,随后算准日期,到了门悄悄等待。

    等了没多久,蓉阿姨就班回来了。几天没见,她的脸上布满了郁之,显得很憔悴,想必这几天一定饱受折磨。她脚步迟缓地走到家门,看到快递员送来的二十多个大箱就愣住了,不太相信地问:“这些都是我的吗?”对方说是。

    她的第一反应是肯定送错了,但是看到箱上贴的单又一怔,因为收货人和手机号都是她的信息,这绝对不会是一次乌龙。她很快地就猜到这件事可能是我的。

    这时快递员好心地问用不用帮忙搬屋里,他说这些快递加起来足有几百斤,没有力气是搬不去的。

    蓉阿姨急忙说:“等一等。”她围着这些快递转了几圈,有几个箱又宽又,正好可以藏一个人,她担心我故技重施,又想藏到箱里混,便让快递员拆开几个最大的箱,发现里面都是婴幼儿用品,登时就呆了一,然后对他说:“谢谢你,不用帮忙了,你先走吧。”

    快递员走了以后,蓉阿姨给我打来电话说:“喂,你给我买那么多快递什么?”

    我学着手机语音提示的吻说:“您所拨打的用正在泡妞,请稍后再拨。”

    “凌小东,你胡闹什么?能不能好好说话?”

    “不能。”

    “为什么?”

    “您所拨打的用已经泡到妞了,请不要再扰他。”

    “你在哪儿?快说,我这些快递是怎么回事?”

    “都已经说了,这位用在泡妞,您怎么还问?”

    “这些快递是不是你买的……喂……喂……”她一句话没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正在她发呆的工夫,我已经从外面缓缓走了来,脸上依然挂着不羁的笑,她举着电话愣了一上转开门要屋,我急忙上前拉住她的胳膊:“您又要躲去吗?”

    蓉阿姨一把甩开我的手:“有事说话,别动手。”

    “我想跟您谈一。”

    “没什么可谈的。”

    “您不想探讨一的未来吗?”

    “不想。”

    “这件事我也有份儿,您不能把我排除在外啊。”

    “你觉得咱们还应该有联系吗?那天的事还不算是教训吗?”

    “那天的事确实有难为,不过都已经过去了。”我安她说。

    蓉阿姨痛苦地摇摇:“不,在我这儿过不去,我现在天天噩梦,想的都是那天的事。”

    “您这个状态是不行的,对胎儿的发育也不好,孩生以后要是也成天愁眉苦脸怎么办?”

    “这件事不需要你了,你走吧。”

    “您先别撵我,这件事我不能不啊。”

    “别再废话了,快走。”

    “这样吧,咱们屋去说,行不行?”

    “不行,就知你没安好心,买了这么多快递,就是想骗我让你屋。”

    我指着快递说:“您不想看看我买了什么东西吗?”

    “不想看。”蓉阿姨很决地说。

    “都是妇和婴幼儿用品,我准备和您一起学习生育知识,共同迎接小生命的到来。”

    “我不要你的东西,拿走吧。”

    “您让我拿到哪里去?这就是给您买的。”

    “我不要,收起你所谓的好心吧,还有你的虚伪。”

    “我怎么虚伪了?”

    “你小声,我不想在公共场所跟你争论,快走,别啰嗦。”

    “您别对我这么绝好吗,好歹我也是当事者。”

    “别再耍招了,我不会上当的。”

    “您怎么总把我当成坏人呢?”

    蓉阿姨指着我说:“你走不走?信不信我报警?”

    “您报吧,反正咱俩都是警察,您报完以后我上就警。”

    “混,我还治不了你是吧?”她伸手就一掌向我打来。

    我轻轻抓住她的手腕说:“您是妇,千万不要剧烈运动。”

    “我顾不上了,先打你一顿再说。”她又抡过来另一只手,也被我捷地捉住了。

    “氓,放开我。”她两只手都被擒,顾忌着肚又不敢伸踢我,便在我怀里挣扎起来。

    我见她红云满面的样很妩媚,额的香汗也别有一番风韵,忍不住就在她的脸上亲了一,蓉阿姨一怔,我再接再厉,直接上吻住了她的嘴,她准备不足,被我亲个正着,当我把都探来以后才醒过神来,忙不迭地推开我的

    “这么久没见面了,有没有想我?”我低声笑

    她气得睛都红了:“你真不要脸,别人都知咱们的事了还敢耍。”

    “我是来安抚您心灵的创伤的。”

    “不需要,你来了以后我的伤了。”

    “为什么咱们不能坐来谈一谈呢?”

    “不,我不能跟你面谈,有事在电话里说吧。”她也意识到我是个危险人持要跟我保持距离。

    “也可以,”我拿手机放到耳边,“咱们就面对面地打电话,好吗?”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