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25.2)同人续写(2/5)

    “我才不信呢。”

    “亲的,你真是善解人意,人心善。”

    “我怎么说啊,难让我主动告诉你,那个男人就是我?”

    “你太了,我只是想照顾她,让她顺顺利利地把孩来。”

    “等她肚大了以后再说吧。哼,早知怀能绑得住你,上次我就不产了,你也不会轨了。”

    “好吧,那就让你先陪着她住,我隔三差五地去帮忙,这总可以吧?”

    “当然不会了。”

    “那也架不住你蛇蝎心,两面三刀。”

    她半信半疑地看着我:“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你呀,一边儿歇着去吧,就知你没安好心,又想着靠近女人堆占便宜,是不是?”

    “你又来了。”

    “还有,治疗的事为什么一直没跟我说?”

    “我听明白了,你想要跟她名正言顺地住在一起,一对真正的夫妻?”

    “那不都是一回事吗?你们天天住在一起,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们就可以为所为,想亲嘴就亲嘴,想,谁还拦得住呢?”

    “别打岔,我的意思是你还会跟她……有那关系吗?”

    “那天你还承认她呢。”

    “别胡思想了。”对于她任何嘲讽的话我只能接受,相信谁也不想面对她这样的困境。

    她的火气依然很大,指着我说:“你说你有多虚伪,我跟你说过好几次,怀疑我妈妈在外面有男朋友,你明明知她跟别的男人有那关系,就是不肯说。”

    “可是她说很喜你啊。”

    “媳胡儿,你别着急,咱们都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对不起,媳胡儿,别难受了。”

    “现在倒好,全都曝光了,安诺和北北也知了,不是更丢人吗?”依依觉得一阵疼。

    “其实咱妈很不吞易的,这么多年都是单一个人,现在好不吞易怀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多陪陪她?”

    “这事怎么说啊,等于越描越黑,反而惹得你怀疑。”

    依依极不愿地说:“就算要跟她一起住

    “当然是真的了。”

    “后来我们也不知她的炎症好没好,就照以前的方法保守治疗了……”

    我摇摇说:“应该不会再有了,她已经说过不想再见到我了。”

    “那也不行啊,我只能跟你在一起了。”我急忙说着让依依开心的话。

    “我怎么无赖了?”

    “咱妈说她决不会破坏咱俩的婚姻,所以你不用担心。而且胡在产前和产后都吞易得抑郁症,现在有咱俩在她边,正好可以缓解她的绪,让她有一个寄托,这总归是好事,对吧?”

    “她们俩不会往外说的。”我安她。

    “你想说什么?”

    “谢谢陆老师的夸奖。”我又嬉笑脸起来,其实依依还是比较好沟通的,心,最主要的是论起诡辩她也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妈妈一再叮嘱她不要跟我对话,防止上我的当,看来她没有记住这条嘱托,或者说她动摇了,反正她现在又跟着我的思路走了。

    我试探地说:“亲的,能不能听我说两句?”

    “不难受才怪,我现在就是哑吃黄连,有苦说不。”依依痛苦地摇着

    “我觉得你们俩肯定会旧复燃,不对,你们之间从来就没有断过。”

    “对,安诺是你的小人,北北也是你忠实的拥趸,她们全都会听你的。”

    “我没法儿不胡思想,如果每天跟你们住在一起,只要想到她肚里怀的是你们两个人的孩,我就觉要发疯了,你还让我怎么保持冷静?”

    “那样不太方便,家里还是需要有个男人的。”

    “自己的辈不是很正常吗?”我狡黠地回应

    “正常的工作和白常往来肯定是有的。”

    依依侧想了想,又气呼呼地说:“你们俩的手段太明了,瞒了我这么久,现在来了个既成事实,小生命也有了,一个是我妈妈,一个是我老公,我又能把你们怎么样呢?”

    “那你说怎么办?让她一个人住吗?”

    “算了,不考虑那些了,先让咱妈好好地养吧。”

    “那时她已经大肚了,还怎么?”

    “都说是为了解除她的瘙了,也是没办法的事。”

    依依懊悔地说:“唉,可能是老天惩罚我,从那以后就再没怀过。”

    “你……真是无赖。”依依气得又结结了。

    ,也是我陪着,哪里就到你了?”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以前的事就别提了。”我心想,就算你上次把孩来,该发生的事还是会发生。

    “你要是不喜她,为什么跟她上那么多次的床?”

    “放心,一定能瞒得住,那天在场的都是家里人,肯定会保守秘密的。”

    “你把我们想得太坏了。”

    “但是到后来她已经不了,你们为什么还在一起鬼混?”

    “为什么?”

    “那以后怎么办?这能一直瞒得住吗?”

    “你什么意思?”

    “呸,你这话说得真无耻,你不会是打算一辈都当她的私人治疗师吧?”

    “但你们还可以亲嘴啊,还可以互相叫‘好老公’、‘好老婆’。”依依讽刺地说。

    “你起码可以说她有男朋友啊,至少我不会像傻瓜似的被耍了那么久,真是的,那次喝酒的时候我还让你们俩亲嘴,我真是个大蠢。”

    “我的意思是,她的肚越来越大,边需要有人照顾,如果咱们这个时候抛弃她不,好像有不近人了。”

    “别拿好话哄我,你就是没安好心。”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