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nu星yin游记】(10)(1/5)

    【伊游记】(10)

    作者:badromance87721

    2021年7月10日

    字数:10015

    司雷市的上空,一辆军用飞行舱正在云彩间飞速穿越,升职的任命状刚拿到,

    屠隆便二话不说风驰电掣地向家中赶去。

    事过去已经三天了,那天晚上,那死胖本意想加害于他,所以将基地里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调走了,反而让屠隆很轻易地伪造了他的死因。不但如此,屠

    隆还爆料大量胖偷偷行人狼研究的证据——当然,他自己被人狼

    化的证据已经全销毁。这让上层对胖军官大为火光,大手一挥,便把他的死

    当作生化实验室事故理,不再究。而屠隆凭借着平时组织「猎游戏」积累

    来的人脉,毫不费力地拿了胖军官的职位。

    为了保证死胖来的位置不会旁落他人,他这几天一直在外斡旋,半步

    没踏过家门。当晚把月雫救,确定上没有严重的外伤后,他匆匆忙忙地买

    了个看上去比较机灵的事,把月雫给她,命令她仔细照料。刚刚收拾完胖

    军官,又怕她们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还特意吩咐她没事不能外,也不能跟外

    界联系。

    飞行舱降落在家门,那个叫小丽的事连忙迎,脸上带着慌张的神,然

    而,月雫并没有跟她一起来。是「迎主人回……」「少废话!月雫呢?她怎

    么没有来?」屠隆有不详的预

    「月雫妹妹她……她这几天一直在发烧,躺在床上,贱也不知该怎

    么办……」小丽张地说

    「什么??!」屠隆的睛几乎张裂,一脚将小丽踢翻在地「这几天为什么

    不跟我说??」「贱……贱一直在尝试联系主人……但是……」「你这没用

    的东西!」屠隆又飞起一脚,踢在她的上,痛得她在地上打,屠隆没理会

    她,三步并一步地向卧室走去。

    卧室里,红帐,月雫正像只受伤的小鹿般,蜷缩在床上,看到是屠隆回

    来了,挣扎着想从床上爬起来「主人……」「别起来,继续躺着!」屠隆命令

    一边脱上衣,坐到床边,牵起她的一只手,只见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像是着了

    火一般,双颊也是像火烧般地手,灼无比,珠般的汗颗从额

    而

    「怎么烧成这样?」屠隆心痛地问「主人不必担心,月雫没事……」「怎

    么不早叫我回来?」「月雫知主人这几天一定会很忙……不敢打扰主人……」

    「还不赶叫女院的医疗过来!!」屠隆转向小丽吼

    「她这几天很照顾月雫,主人请不要怪她……啊……啊……」月雫正说

    突然,微弓起来,双手抓住床单,闭,着颤抖起来,脸上的

    红从雪白的脖一直漫延到,两颗小巧的房像瞬间熟透的桃般,无

    比诱人。

    对于月雫的这反应,屠隆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但是月雫并不是那一碰

    就会娃,怎么会……

    屠隆一把被揭开,只见绯红的玉中间,那的一线天,现在变成

    了一朵又红又,像两熟透了的桃,堆砌在一起,原来平坦的

    小腹,不自然地微微隆起,随着她的扭动,似乎又稍稍涨了一,隐约传

    滋滋的声。是「药的味!」后的小丽说

    屠隆幡然醒悟,对于伊星女药的类数不胜数,但是效果

    最猛烈药之一,却是药。专用平时一般于闭状态,只有在

    药,才会排卵受。但是该药有一个大的副作用,就是会将封闭已久的

    激素,一次过全崩解来,从而让女产生极度的饥渴,如果用药后得不

    到的滋,一开始,只是心加快,面,再来,便是全,有

    如万蚁上胀,像生产般现痉挛的剧痛,最后,便是神志皆失,

    全,严重者,甚至会咬烂,脱而死!

    胖军官折辱女犯的手段之一,便是给满满地药,然后不闻不

    问,一般到了次日,女犯便什么都招了,比鞭、烙铁都要用。而且药可

    以提痛觉的度,折磨起来效果更是十倍。

    「原来这几天她一直在忍耐着药的,居然还能维持理智……真是不

    可思议……」小丽也知药的厉害,惊讶地说

    而药的解药是什么,屠隆自然心知肚明。于是他麻利地脱掉衣,顾不

    上任何前戏,上床扒开月雫双,将业已起的

    着就是一戳,「啊…

    …」月雫一声求不满的息,并没有找准,在小指般的上重重

    撞了一到一边。

    屠隆连忙重新扶起,对着一连戳了好几,但是胀的

    变得分外隐蔽,一连几,都没有,反而是的撞击,得月雫小小地

    了好几回,上的红烧得越来越厉害。

    屠隆舒了一气,压焦躁的心,扶着紫红的在两片桃般的大

    中慢慢行,好一会,觉到一个无比熟悉的小凹陷,屠隆连忙抓住她的纤

    腰,往前用力一

    「呜——!!!!!!!!」挤开窄无比的,突破一层熟悉的阻

    力,被封堵了三天的像洪般奔涌,微胀的小腹顿时扁了去,

    清般的顺着落到床单上,像床般地了一大片,卧室

    里顿时充斥着雌荷尔蒙的味

    里幽闭多日的终于得以排,月雫的小腹顿时轻松了不少,但是

    和腔,却又勾起一骨髓的火。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