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nu星yin游记】(8)(2/5)

    上,鼓起一个形状的大包,腹腔的每一寸空间,都被丑陋的瘤填满。

    笑得太过用力,每笑一声,都泻大便。控制室里粪味弥漫,众军官虽

    的沟,被银发女的盆骨挡住。

    门,但却被他又短又圆的胖脚踢开「走开……走开,教我……怎么玩……」。

    骨像要被摇散一般。

    的其他地方,密集的痛将她完全淹没,不一会,她便白一翻,死过去。

    「这贱不禁打,往打!」另一名军官建议

    手,将地上的银发女又吊起来,正好架到大脚怪度,另外四

    一声响亮的破骨声,银发女的盆骨被彻底撑裂,像终于突破城门的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攻城车,一冲撞到的最,将径撑得像纸片一样菲薄,银发女的肚

    不听疤面王号令的军阀老爸因不明原因暴毙后,疤面王力排众议,在他的一票男

    「咔」的一声,银发女一边被掰脱臼位,痛不堪言。

    「中将好鞭法!」屠隆称赞

    继承人里挑选了这个白痴儿替他的将军职位,这家伙的智力和猪差不多,

    傻军官兴奋地控制大脚怪跑上前,扶着大的住银发女的

    然嫌弃,但却不敢发半句牢,因为这白痴他们当中军阶最的将军。自从他那

    「啊……」她忍不住低声起来,血珠。

    银发女看到那夸张的瘤,拼死挣扎起来,但她两条都被大脚怪把住,

    银发女,白一翻,咬着的嘴突然放开,良久,僵

    「这算什么,给你看些更厉害的!」中将手一扬,手怪的一向女

    一块一块银发女的小,小巧的被撑开到难以想象的程度,只剩

    小的手蠕动着钻她的,一绷,把致的小撑成一个可纳的正

    一样。

    般乍然翻

    傻大个急不可耐地挥舞着手,向屠隆叫。远,被他用意念控制的大脚怪

    伊星的女都像柳枝般柔,不易折断,以方便她们

    「放开我啊,你们这些禽兽……畜生……」银发女再也没办法捺,绝望

    但是,这曾让她无比骄傲的骨,现在却成了她的恶梦。

    的瘤贴上了她的间,银发觉整个都像被灼痛

    一个3米多的独猛地起,一把将空中的女拦腰抓在手里,落到

    刺耳的破空声。

    除了吃和,啥也不会,他老爸原来的势力理所当然地落疤面王手中。

    怪群里丢去,手极速退,被住的像朵

    的骨自豪。

    专门为战斗化过,早已被摔死。

    态取悦男主,也方便男主以各位享用她们,但是女英团的女为了战斗,

    然而,鞭却像是打偏了一样,并没有发任何响声。

    「来,我来帮将军一把」控制手怪的中将见了,挥了挥手,手怪伸

    间,将包裹的小包剥开,芽,一手凌空劈,发

    然而那怪太过大,无论傻军官如何用力,都没办法控制怪

    像电一样剧烈动起来!两间,冲天,显然是痛得失禁了。

    然而大脚怪没有理会她的哀叫,上丑陋的瘤在手和粘的帮助

    「将军神勇!接来,就像你玩那些贱那样,把她拿好……」屠隆毕恭

    「噫……我抢到了……抢到了……好玩……好玩……「抢到银发女的是一

    ,将樱桃般的勒得往外突起。

    大睛,正像个抢到新玩的孩一样,兴奋地挥舞着双手。

    中地回响着,惊起一片乌鸦。

    「啊!!!!!!!!」

    角,意识将断未断,一的女,活像串在大木桩上的块。

    来,手上的痛素从,令她痛不生,再也没法捺,惨叫声在密林

    银发女白一翻,不自主地张大嘴,却一声也发不来,不断地从嘴

    ,一接近自己的私

    个独大脚怪,全肤,的嘴角上方,只有一只占满额

    ,那个大脚怪全的血顿时冲向,连圆圆的肚腩都似乎瘦了一圈,红

    像个串在竹签上的块一样,哪里还能动弹半分?只能绝望地看着那的怪

    大脚怪把银发女往空中一抛,一手抓住一条大,猛地把大扯成一字。

    中将得意起来,纵着手左右开弓,手的尖端在溢血的上不断过,

    她像只被电击的小动一样左右扭动,试图躲避手的打,但是一动,被

    地上后,得意地大叫起来。

    章,随着他的傻笑,兵兵地相互碰撞,痴笑着的脸上没有半发,由于

    「就趁现在,将军」屠隆笑着鼓励

    银发女心中一惊,两条细小的手绕上了她的房,转着圈从勒向

    手牵吊着的又像要将五脏六腑都扯来一般,同时,其他手也没放过她

    方形大,并源源不断地往里面往溜溜的粘

    像是直接打在的神经上,将银发女痛得几乎死过去。

    大脚怪抓着银发女一条大,在地上生气地摔了几,若不是银发女的

    「啪!!」准的一鞭,同时中她的两个

    瘤,活像丑陋的老树

    负责侍奉他的女见他又拉了,连忙张罗着给他换,用嘴为他

    「咔啪!!!」

    倏地起,比银发女的大还要上一,退满是

    大脚怪愤怒地抓住她纤细的腰,用力向

    单手抓着银发女的腰,在空中胡挥舞,银发女像个快要散架的玩,全

    「中将的鞭法,真是像被位面之神祝福过一样!」屠隆鼓起掌来。

    她的。还因为过于用力,把她另一边大也扯脱臼了。

    试了几次都不行,傻军官生气了「噫……不好玩……不好玩……」。

    毕敬地走上来,耐心地教傻军官怎么作。

    一旁侍奉的女看了,连忙识相地将

    「还没开始玩,别死了」有人提醒

    原来手的尖端正好中了,几乎将她作为女人最位的撕扯了

    在控制室里作这个怪的,是婴般的男,然而他的军装上却挂满了勋

    屠隆在傻军官的盔上一个钮,傻军官只觉一烈的

    地哭起来,无助地蹬动双

    都会主动接受改造,将骨重新化,每个女英团的成员,都以拥有一

    「帮你们把松了,你们玩吧」手怪不屑地一甩,将满鞭痕的女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