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nu星yin游记】(1)(1/5)

    【伊游记】(1)原惑星番外,异星女调教

    2020年10月6日

    字数:15000

    手机响了,破碎的屏幕发惨淡而断续的光芒。

    男连忙一把将手机拿起,布满黑泥和伤痕的手指开熟悉的像,心中满

    是忐忑。

    手机一连震动了十几,显然,是之前没有送达的信息,在信号的短暂恢复

    期间,一气从服务传过来的。

    他不敢看最后一条信息的日期和时间,到最上方,开第一条语音。

    天板上方传来怪兽的嘶叫声。

    即使是在数十米的地基地,这刺耳的声音仍然让人撕心裂肺地难受。

    男屏住呼,将手机贴在耳边,才勉听清,听筒里传来那个让他日思夜

    想的甜声线

    2027年7月15日(未读信息)

    「隆哥,想必这时候您已经到队了吧,手机不知了没?家里一切都

    好,您不用惦记,我已经搬到你家,跟妈住在一块了,反正已经是你的人了,不

    怕邻里说什么闲话,二来你妈躯不好,我住来也方便照顾。早上去逛婚纱街,

    买了件龙凤褂,金温边,大凤帽。等你明年退役回来,我就穿这个,地嫁给

    你」

    2027年9月1日(未读信息)

    「隆哥,你看新闻了吗?太平洋的上空突然现了一个跟小岛一样大的血盆

    ,涌无数的怪兽,有着翅膀的翼手妖,有大海蛇,有狼人……简直像电

    影一样,它们占领了一个无人岛。领似乎是一个面上有刀疤的男人,声称自

    己是什么伊星来征服地球的,还说了一堆胡话,什么位面之神,清除地球腐朽

    制,男为主女为……,真是太稽了。据说联合国的舰队已经推过去了,电

    视上说,不用半天,这些怪兽就会被我们的枪利炮前化为灰烬,隆哥,想必你

    也在讨伐军里吧?虽然对方很弱,但是也要注意安全哦,想你……」

    2027年9月3日(未读信息)

    「太……太可怕了隆哥……我在电视上看到我们的航空母舰被海蛇绞

    中,战斗机被翼手妖啃光的场面,当场就过去了……醒来我发疯似地去查阵亡

    名单,谢天谢地,您不在里面……据说我们的舰队已经全灭,那些怪兽开始向世

    界各地军了,M国和E国宣布将对那个使用武……我好怕,隆哥,您快

    回来……」

    2027年10月9日(未读信息)

    「隆哥……那些怪兽已经在我们城市岸边登陆了……M国和E国已经是一片焦

    土了……,现在街上每天都是从前线运伤兵回来的军车,从早到晚都是炮火的声

    音,据说海岸已经快守不住了,城里偶尔会有一两个翼手妖飞来,它们见了女

    的就抓到空中像玩一样丢来丢去,番糟蹋……丢来的时候,每个肚都被

    穿了……医院已经关门了,市场也买不到东西,我带妈了地室……靠之前

    存的菜过活……隆哥……你快回来……」

    2027年10月19日(未读信息)

    「隆哥……城市已经沦陷了……早上有辆军车过来,要带我撤离到邻市的地

    ,我求他们带上妈,他们说老弱病残他们只能一律丢,我拒绝了……我

    留来照顾妈……」

    2027年11月1日(未读信息)

    「隆哥……我没用……我没用……妈……妈她……」

    2028年1月21日(未读信息)

    「隆哥,隆哥,你还活着吗?我快不行了……我在地室过多久了?不记得

    了……不过没关系了,真的没关系了。今天,我把剩气吃完了,我

    布置了地室,在床上铺了鸳鸯被,贴了喜字,了红蜡烛,还穿上龙凤褂,

    上了凤帽。好后,我用煤油淋遍了全,但是照镜,发现脸上漉漉的太丑

    了,我怎么能当这么丑的新娘呢?所以我了脸,正在化新娘妆……镜

    了……描眉真的好难呢……而且上都是煤油味,隆哥不会嫌弃吧?还有,还有,

    你猜我在床底找着啥了?你最喜的打火机,我送你的,贴着我俩大像那个…

    …一会我化完妆后,我借用一,就用一好……接着,我们就能在那个世界

    见面了……」

    语音的后半分,先是一阵沉默,只有煤油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不久,隐

    隐约约的传一阵怪兽嘶叫声和撞门声。

    男颤抖着双手,开最后一条只有五秒的语音信息。

    吧嗒一声,那是化妆镜合上的声音。

    女的声线平静而定:

    「我的妆化完了,隆哥」

    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名字?」山般大的军官慵懒地问

    一阵莫名的沉默,房间只有女兵在军官的吧啧声。床前跪着两

    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双手被力场手铐反剪在背后,其中一个瘪的男人,正

    惊讶地看着床上的活图。

    「名字!聋了吗?」军官睁开呼呼的,不耐烦地喝

    跪在地上的男人回过神来,连忙满脸堆笑,回答「是的,是的,对不起大

    人,小的叫程勇,小名阿勇,刚刚被大人驭女的英姿震撼到了,一时走了神,小

    的该死,小的该死~~」

    说罢,自己了自己两个耳光。

    军官低哼了一声「在反抗军里什么职务?」

    「小的是勤务兵」

    「勤务兵?那是什么的?」

    「小的负责扫地、洗厕所和整理军营杂

    「哈,地球野蛮人的军队里,居然还有活的男人?」军官用看垃圾的

    神扫了他一,在他间起伏的女兵,也睁开梢,用诧异的神打量着他。

    「小的原来就是个普通的小市民,伊星大人们的远征军将地球军打垮后,

    小的突然被反抗军,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收到伊星大人们招降的

    信息,小的便冒死前来投诚了,可以说绝无二心,愿意为伊,请大

    人千万不要嫌弃」阿勇满脸谄媚,几乎笑得嘴角

    军官轻蔑地哼了一声,小珠转向另一个男人「你呢?大个

    「我姓涂」大块的男虽然跪着,但是腰板却得板直

    「什么职务?」

    「前线突击兵」

    「哦?为什么投诚?」

    「跟他一样」男用低沉的声音回答,凌厉的神和胖军官的小珠对

    上,让他心中不由得冒一阵寒意。

    「你这野蛮人!什么态度!」军官装胆似地大喝一声,一把推开在他间起

    伏的女兵,从床上翻起

    房里的机兵听了,向前一步挡在军官床前,激光炮对准跪在地上的两人。

    「诶哟……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叫阿勇的降兵几乎酸了,磕

    磕得碰碰作响。大块的男则是目无表地看着炮

    「野蛮人就是野蛮人,半礼貌不懂,信不信老现在就令把你们绞成

    泥,丢去喂狼人!」

    「不不,大人……他这……大哥,赶给伊星的大人歉啊」阿勇慌

    着阿涂的,想让他低,但阿涂像钢板似的岿然不动

    「我是正规军的,地反抗军的据,作战策略,兵力,我全都知

    知底,杀了我,对你们没好」阿涂冷冷地说

    这句话将伊军官准备令的手卡在空中。

    他忿忿不平地瞪着那个冷钢般的男人,脸上动了几,手一挥「丢牢里,

    等候发落!」

    阿勇一边千谢万谢,一边被机兵推了办公室。

    了白的重力牢房里,确认没人了,他才收起笑脸,向脸无表的阿涂吼

    起来:「你这王八!成心想死咱俩是吧?你想死就直接窝在地等他们

    来指死算球!来投什么诚啊!!啊??」

    「是你自己要跟着我来的,我没请你」阿涂看也不看他

    「诶?你这叛徒还有理了?你以为我想来啊?我在掩值班值得好好的,

    去拉泡酸回来,发现你把跟我一起站岗的都打了准备叛逃,到时上面一查起来,

    我不就成了放你跑的啦?我不跑,难还傻傻呆基地里准备吃弹儿?」

    阿涂像没听到一般,靠在墙上,闭目养神。阿勇连珠炮般骂了半天,自讨没

    趣,也兀自躺休息了,嘴里还嘀咕着

    「神经病,妈的你们这些官兵老爷都这臭脾气,想啥,不顾人家死

    活。你想死自个死去,小爷我可还没娶媳妇呢!」

    躺不久,隔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阿勇扒开百叶窗,看到隔是一间

    类似于厕所的地方,洁白的地板却没有一温潜心垢,更让引人注目的,是本该安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